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溫庭筠的诗 > 憶江南·梳洗罷

《憶江南·梳洗罷》

年代:唐 作者: 溫庭筠
梳洗罷,獨倚望江樓:過儘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腸斷白蘋洲。
分类标签:閨怨詩 初中
查看全部【憶江南】(约157首) 查看溫庭筠的全部【憶江南】

作品赏析

此首記倚樓望歸舟,極儘惆悵之情。起兩句,記午睡起倚樓。“過儘”兩句,寓情於景。千帆過儘,不見歸舟,可見凝望之入、凝恨之深。眼前但有脈脈斜暉、悠悠綠水,江天極目,情何能己。末句,揭出腸斷之意,餘味雋永。溫詞大抵綺麗濃鬱,而此兩首則空靈疏瀉,彆具豐神。
唐圭璋 《唐宋詞簡釋》
---------------------------------------------
【注釋】

帆:指掛著風帆的船。

斜暉:偏西的陽光。

脈脈:相視含情的樣子,後多用以寄托情思。

腸斷:形容極度愁苦。

白蘋洲:長滿了白色蘋花的小洲。蘋,多年生水草,葉白色。



【古詩今譯】

梳洗打扮完畢,獨自一個人倚靠在望江樓上凝望著江麵。已經過去了上千隻帆船,都不見心上的人兒,隻有在夕陽的餘輝裡含情脈脈地凝視著悠悠的江水,真是讓人日夜柔腸寸斷於白蘋洲頭。



【賞析】

溫庭筠 (約812—870),晚唐人。本名岐,字飛卿,太原祁(今山西祁縣)人。溫庭筠雖為並州人,但他同白居易柳宗元等名詩人一樣,一生絕大部分時間是在外地度過的。據考,溫庭筠幼時已隨家客遊江淮,後定居於雩縣(今陝西戶縣)郊野,靠近杜陵,所以他嘗自稱為杜陵遊客。詩辭藻華麗,少數作品對時政有所反映。與李商隱齊名,並稱“溫李”。

這首詞刻畫了一個倚樓望江盼夫歸來而又一再失望的婦女形象。

開篇“梳洗罷,獨倚望江樓”二句,抓住人物的動態描寫,刻畫人物的心理活動,睡醒早起,梳頭洗臉打扮完畢,就獨自一人倚著望江樓的欄杆向江麵凝望。詞人抓住婦女的特有動作情態“梳洗罷”,點明了人物的身份,是一位年輕的思婦。略事打扮裝飾,急切地就“獨倚望江樓”,表現了人物那種急切地盼望丈夫歸來而又信心不足的心情。一個 “倚”字寫了思婦倚樓而望久久地等待的神態,更有信心不足之意。

“過儘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這二句與其說是寫景,更不如說是寫情,從字麵上不難看出,這事詞人用筆的高妙之處,寓情於景,雋永含蓄。眼望著江麵上千帆已經過儘,仍不見丈夫歸舟,時近黃昏,江麵上隻剩下斜陽的餘暉含情脈脈,靜靜的江水悠悠東流。意境寫得如此悠遠淒清,在於著力渲染思婦的離愁。一個“儘”字不僅把天色已晚,江麵空無一船,空曠淒涼的意境描繪出來,而且把思婦獨倚望江樓時間之長,又一天盼夫歸來之願望被隔斷時的愁苦與無助的心情表現得入木三分。
“腸斷白蘋州”作為結句,是思念的極致,描寫思婦又見到江邊的白蘋州,回憶起當年在此分手時的情景,本來已經望不見歸舟已是心灰意倦,又見分手之處,怎能不肝腸寸斷、傷心至極呢?直寫心境,揭出題意,餘味深長。

作品選擇富有特征的動作和景物, 使詞作構築了一個與眾不同的藝術境界, 人物形象鮮明生動,心理描寫細致,情思哀挽綿長,意境幽遠,場景明晰,寓意深刻,足以喚起讀者心靈深處的情感共鳴。

竇鳳才
[url=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b52fb0100b68i.html]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b52fb0100b68i.html[/url]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溫庭筠简介查看全部

溫庭筠溫庭筠 (約812—870),唐代詩人、詞人。本名岐,字飛卿,漢族,太原祁(今山西祁縣)人,是花間詞派的重要作家之一。唐初宰相溫彥博之後裔。《新唐書》與《舊唐書》均有傳。年輕時苦心學文,才思敏捷。晚唐考試律賦,八韻一篇。據說他叉手一吟便成一韻,八叉八韻即告完稿,時人亦稱為“溫八叉”、“溫八吟”。詩詞兼工,詩與李商隱齊名,並稱“溫李”;詞與韋莊齊名,並稱“溫韋”。溫庭筠,古籍上記載的有兩位:一位是唐代著名文學家,另一位是五代十國晉丞相桓文之門客。

溫庭筠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