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清朝詩人 > 納蘭性德的诗 > 長相思·山一程

《長相思·山一程》

年代:清 作者: 納蘭性德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關那畔行,
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
聒碎鄉心夢不成,
故園無此聲。
分类标签:思鄉詩 小學 婉約詩 羈旅詩
查看全部【長相思】(约148首) 查看納蘭性德的全部【長相思】

作品赏析

【注釋】

榆關:山海關。

那畔:那邊,指關外。

聒:喧鬨,嘈雜。

故園:故鄉,家園。


【古詞今譯】

翻過一座座山,越過一倒倒水,我隨同護駕的千軍萬馬,浩浩蕩蕩地向山海關進發。天黑了,營帳中燃起了盞盞燈火,壯麗輝煌。夜深了,不知道什麼時候,營帳外忽然風雪交加,陣陣風雪聲攪得人無法入眠。同樣的寒夜風雪之聲,卻覺得和家鄉截然不同。



【賞析】
納蘭性德(1655-1685),字容若,滿族正黃旗人,是明珠的長子。本詞寫於康熙二十一(1682)年,時值伴隨康熙帝出山海關,祭祀長白山。當時納蘭性德年僅27歲,正值年輕氣盛之時。但是全詞讀起來,卻不讓人輕鬆,似乎是有心無力之狀。

“山一程,水一程”描寫的是伴隨皇帝出行時的一路上的風景,也有山回水之意。“一程”又“一程”,走了一山又一山,過了一河又一河,就像一個趕路的行者騎在馬上,回頭看看身後走過的路的感歎。如果說“山一程,水一程”寫的是身後走過的路,那麼“身向榆關”寫的就應該是作者往前瞻望的目的地。“榆關”就是山海關,作者是在伴隨皇帝去山海關以外還有很遠的長白山,“那畔行”正是說明此行的最終目的地不是“榆關”,而是在“榆關”的“那畔”。 “那畔行”三字是通俗化語言,“那畔”猶如“那廝”,“那邊”,“那處”,作者會脫口而出此俗語,很顯然既有一種放鬆,也有一種不情願。

“夜深千帳燈”這一句寫出了皇上遠行時候的壯觀。想象一下那副場景吧,風雪中,夜幕下,在群山裡,一排排營帳裡透出的耀眼的燈光,景象該是何等的壯觀!
“風一更,雪一更”,“更”是指時間,舊時夜裡的一種計時單位,和上麵的“一程”所指的路程,形成了工整的對仗。“聒碎鄉心夢不成”,夜裡,寒冷的風雪吹打著帳篷,作者怎麼也睡不著,失眠了,於是於寂寞無奈之中數著更數,感慨萬千,又開始思鄉了,因此才有“故園無此聲”。其實並不是“故園無此聲”,而是以往在故園有親人,有天倫之樂,讓自己冇有機會睡帳篷、聽風雪,在溫暖的家裡也不會覺得寒冷,而此時此地,遠離家鄉,才分外的感覺到了風雪異鄉旅客的情懷。由此才覺得“故園無此聲”。
總的來說,這首詞寫得很傳神,很動情,然而狀觀之處卻體現不出作者的大氣魄來,這可能源於他宦官家庭出身,父親謹慎為官的教育,也可能源於他內心深處的某中不悅。不過這樣一來,恰恰又集豪放與婉約於一體之大成,凝煉出中華詞壇上一顆風骨神韻俱佳的燦爛明珠,深得後人的喜愛和傳誦。

竇鳳才
[url=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b52fb0100axon.html]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b52fb0100axon.html[/url]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納蘭性德简介查看全部

納蘭性德納蘭性德(1655-1685),滿族人,字容若,號楞伽山人,是清代最為著名的詞人之一。他的詩詞不但在清代詞壇享有很高的聲譽,在整個中國文學史上,也以“納蘭詞”在詞壇占有光采奪目的一席之地。他生活於滿漢融合的時期,其貴族家庭之興衰具有關聯於王朝國事的典型性。他雖侍從帝王,卻向往平淡的經曆。這一特殊的生活環境與背景,加之他個人的超逸才華,使其詩詞的創作呈現獨特的個性特征和鮮明的藝術風格。流傳至今的“人生若隻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這一富於意境的佳作,是其眾多的代表作之一。

納蘭性德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