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張元乾的诗 > 點絳唇 呈絡濱、筠溪二老

《點絳唇 呈絡濱、筠溪二老》

年代:宋 作者: 張元乾
清夜沉沉,暗蛩啼處簷花落。
乍驚簾幕,香繞屏山角。

堪恨歸鴻,情似秋雲薄。
書難托,儘交寂寞,
忘了前時約。

作品赏析

【注釋】:

本詞所作具體年代不詳。據張元幹《精嚴寺化鐘疏》文:“歲在戊辰(即紹興十八年),僧結製日,洛賓、最樂、普現(即筠溪)三居士,拉蘆川老隱過其所而宿焉”,此詞大約是作於這個時期。洛濱 ,即富直揉,字委申,北宋宰相富弼之孫。
靖康初年賜進士出身。高宗建炎四年官至端明殿學士簽書樞密院事。後因堅持抗金為秦檜所忌,不久便被罷職。晚年遊覽於山水之間,與蘇遲、葉夢得、張元幹等一塊遊玩吟唱。紹興二十六年(1156)去世。筠溪,即李彌孫,字似之,自號筠溪翁。徽宗大觀三年進士。南渡後以起居郎遷中書舍人。後因反對秦檜議和,不久被落職。紹興十年(1140)歸隱福建連江西山,與張元幹、富直柔等吟唱遊玩。紹興二十年去世。
這首詞的上片著重寫景,寓情於景;下片著重抒情 ,曲折地表達出仕途的險惡與中原未複悵惘情緒。起二句刻畫出一幅幽靜的秋夜景色,而“ 啼 ”字和“落”字,又顯示出靜中有動,動中見靜的意趣激發了同篇的活力。一個美好的深秋之夜,雨簷滴水,蟋蟀鳴叫,仿人讀來曆曆在目,如聞其聲。這種寧靜的境界與梁代王籍《入若耶溪》詩“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 ”有同工異曲之妙 。詞中這二句是化用杜甫《醉時歌》:“清夜沉沉動春酌,燈前細雨簷花落”的詩句。清王嗣奭《杜肊》解“簷花落”雲:“簷水落,而燈光映之如銀花。”非常接近於事實。
“乍涼”二句承上,從戶外幽靜之境轉而到室內境況。秋雨連綿,靠近簾幕就感到寒氣逼人,屋內香爐裡散發著輕盈的煙縷,嫋嫋直上,縈繞在屏風的上端。詞人由遠及近 ,刻畫生動,具體入微,把聽覺、感覺、視覺組合在一起,增強了詞人的立體感,這樣也就著力渲染秋夜清冷的氣氛和孤獨寂靜的境界。
下片抒情,作者傾吐了蘊藏在心靈深處的難以直言的思緒 。“堪恨”二句,以“歸鴻”作比喻,說明心事難寄。古代有鴻雁傳書的說法,但這裡是寫征鴻的情意如那秋雲一樣淡溥,不肯傳書,所以顯得可恨。
這與李清照《念奴嬌 》:“征鴻過儘,萬千心事難寄”的意境相接近 ,而一“恨”字,感情色彩更為強烈。
“秋雲薄”是用杜甫《秋霽 》:“天際秋雲薄 ,從西萬裡風”的詩句。朱墩儒在《西江月》中寫到 :“世事短如春夢,人情薄如秋雲 。”因此,詞人在這裡埋怨征鴻情薄,蘊含著複雜的人情世態的深層用意。
“書難托 ”三句 ,從上句“堪恨”而來,正因於“ 征鴻 ”不傳書信,而金兵占領中原,所以難以寄言,因此又誰能理解,作者的萬千心事呢?作者在《蘭陵王》詞中說:“塞鴻難托,誰問潛寬舊帶眼。”
在這令人惱而又相思的歲月裡,既無法寄聲傳語,那就讓忘掉過去的一切,任憑自己的寂寞無聊吧以此來打發歲月。
這首小令寥寥四十一字,但寫得概括,凝練、疏雋給人以美的享受,不覺使人動情 ,全詞緣情設景,筆力委婉曲折,抒發了作者對中原不能收回的愁恨之情,更顯得意境深沉。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張元乾简介查看全部

張元乾 元乾出身書香門第。其父名動,進士出身,官至龍圖閣直學士,能詩。張元乾受其家風影響,從小聰明好學,永泰的寒光閣、水月亭是他幼年生活和讀書處。十四五歲隨父親至河北官廨(在臨漳縣)已能寫詩,常與父親及父親的客人唱和,人稱之“敏悟”。   張元乾(1091—1170?)字仲宗,號蘆川居士、隱山人,永福(今福建永泰人)。北宋政和初,為太學上舍生。宣和七年(1125),任陳留縣丞。靖康元年(1126),金

張元乾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