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辛棄疾的诗 > 西江月 夜行黃沙道中

《西江月 夜行黃沙道中》

年代:宋 作者: 辛棄疾
明月彆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
稻花香裡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
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分类标签:描寫夏天 小學 初中 婉約詩 豪放詩

作品赏析

【注釋】
  ①作於閒居帶湖期間。黃沙:即黃沙嶺。見上篇注①。  此夏夜小唱,深具藝術魅力。上片夜景,意在寫靜,卻出之以動。鵲啼、蟬鳴、蛙喧,愈鬨而愈靜,是為動中見靜法。下片時轉景移,山雨欲來,心緒由安閒而焦躁。結韻妙語:就急欲避雨而言,先推出茅店,後補以“忽見”,則恍惚驚喜之態,躍然紙上;就全篇而言,至此點出夜行者,返照全詞,則無一不是作者“夜行黃沙道中”的見聞和感受,詞脈由是暢通一體。
  ②“明月”兩句:月光驚飛枝上烏鵲,清風送來夜半蟬聲。按:曹操《短歌行》:“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無枝可依。”蘇軾《次周令韻送赴闕》:“月明驚鵲未安枝。”周邦彥《蝶戀花》:“月皎驚烏棲不定。”辛詞“明月彆枝驚鵲”句與以上詩句景象仿佛。彆枝:遠枝。方乾《寓民郝氏亭》:“蟬曳殘聲過彆枝。”或作“離彆樹枝”講,意亦通,但與下文“半夜”失偶。
  ③“稻花”兩句:稻花飄香,蛙聲一片,似在歌唱豐年。或謂“說豐年”者,守夜農人。似太實,且欠韻味。
  ④“七八個星”兩句:天外星稀,山前欲雨。盧延讓《鬆寺》:“兩三條電欲為雨,七八個星猶在天。”以數詞對偶,駢文中屢見,如庾信《小園賦》:“一寸二寸之魚,三竿兩竿之竹。”
  ⑤“舊時”兩句:轉過溪橋,忽見記憶中的茅店就在眼前。兩句用倒裝句法。
-----------轉自“羲皇上人的博客”-----------
【評解】

這首詞是辛棄疾貶官閒居江西時的作品。著意描寫黃沙嶺的夜景。明月清風,疏星
稀雨,鵲驚蟬鳴,稻花飄香,蛙聲一片。詞從視覺、聽覺和嗅覺三方麵抒寫夏夜的山村
風光。
情景交融,優美如畫。恬靜自然,生動逼真。是宋詞中以農村生活為題材的佳作。

【集評】

唐圭璋等《唐宋詞選注》:作者以寧靜的筆調描寫了充滿著活躍氣氛的夏夜。一路
行來,有清風、明月、疏星、微雨,也有鵲聲、蟬聲,還聞到了稻花香。走得久了,忽
然看到那家熟識的小店,可以進去歇歇腳,愉悅之情,油然而生。
艾治平《宋詞名篇賞析》:這是一首筆調靈活,不假雕琢,不事堆砌,語淺味永,
摹寫逼真的佳作,是一幅頗有審美價值的淡墨畫——
充滿著農村生活氣息的夏夜素描。
-----------------------
這是辛棄疾中年時代經過江西上饒黃沙嶺道時寫的一首詞。宋孝宗淳熙八年(1181 ),辛棄疾因受奸臣排擠,被免罷官,開始到上饒居住,並在此生活了近十五年。在此期間 ,他雖也有過短暫的出仕經曆,但以在上饒居住為多,因而在此留下了不少詞作。詞中所說的黃沙嶺在上饒縣西四十裡 ,嶺高約十五丈,深而敞豁,可容百人。下有兩泉,水自石中流出,可溉田十餘畝。這一帶不僅風景優美,也是農田水利較好的地區。辛棄疾在上饒期間,經常來此遊覽,他描寫這一帶風景的詞,現存約五首,即:《生查子》(獨遊西岩)二首、《浣溪沙》(黃沙嶺)一首,《鷓鴣天》(黃沙道上即事)一首,以及本詞。
辛棄疾的這首《西江月》前兩句“明月彆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表麵看來,寫的是風、月、蟬、鵲這些極其平常的景物,然而經過作者巧妙的組合,結果平常中就顯得不平常了。鵲兒的驚飛不定,不是盤旋在一般樹頭,而是飛繞在橫斜突兀的枝乾之上。因為月光明亮,所以鵲兒被驚醒了;而鵲兒驚飛,自然也就會引起“彆枝”搖曳。同時,知了的鳴叫聲也是有其一定時間的。夜間的鳴叫聲不同於烈日炎炎下的嘶鳴 ,而當涼風徐徐吹拂時,往往特彆感到清幽 。總之 ,“驚鵲”和“鳴蟬”兩句動中寓靜,把半夜“清風”、“明月”下的景色描繪得令人悠然神往。
接下來“ 稻花香裡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把人們的關注點從長空轉移到田野,表現了詞人不僅為夜間黃沙道上的柔和情趣所浸潤,更關心撲麵而來的漫村遍野的稻花香,又由稻花香而聯想到即將到來的豐年景象。此時此地,詞人與人民同呼吸的歡樂,儘在言表。稻花飄香的“香”,固然是描繪稻花盛開,也是表達詞人心頭的甜蜜之感。而說豐年的主體,不是我們常用的鵲聲,而是那一片蛙聲,這正是詞人匠心獨到之處,令人稱奇。在詞人的感覺裡,儼然聽到群蛙在稻田中齊聲喧嚷,爭說豐年。先出“說”的內容,再補“聲”的來源。以蛙聲說豐年,是詞人的創造。以上四句純然是抒寫當時當地的夏夜山道的景物和詞人的感受,然而其核心卻是洋溢著豐收年景的夏夜。因此,與其說這是夏景,還不如說是眼前夏景將給人們帶來的幸福。
不過,詞人所描寫的夏景並冇有就此終止。如果說詞的上闋並非寥廓夏景的描繪,那麼下闋卻顯然是以波瀾變幻、柳蔭路曲取勝了。由於上闋結尾構思和音律出現了顯著的停頓,因此下闋開頭,詞人就樹立了一座峭拔挺峻的奇峰,運用對仗手法,以加強穩定的音勢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在這裡,“星”是寥落的疏星 ,“雨”是輕微的陣雨,這些都是為了與上闋的清幽夜色、恬靜氣氛和樸野成趣的鄉土氣息相吻合。特彆是一個“ 天外”一個“山前”,本來是遙遠而不可捉摸的 ,可是筆鋒一轉 ,小橋一過,鄉村林邊茅店的影子卻意想不到地展現在人們的眼前。詞人對黃沙道上的路徑儘管很熟,可總因為醉心於傾訴豐年在望之樂的一片蛙聲中,竟忘卻了越過“天外”,邁過“山前”,連早已臨近的那個社廟旁樹林邊的茅店,也都冇有察覺。前文“路轉”,後文“忽見 ”,既襯出了詞人驟然間看出了分明臨近舊屋的歡欣,又表達了他由於沉浸在稻花香中以至忘了道途遠近的怡然自得的入迷程度,相得益彰,體現了作者深厚的藝術功底,令人玩味無窮。
從表麵上看,這首詞的題材內容不過是一些看來極其平凡的景物,語言冇有任何雕飾,冇有用一個典故 ,層次安排也完全是聽其自然,平平淡淡。然而,正是在看似平淡之中,卻有著詞人潛心的構思,淳厚的感情。在這裡,我們也可以領略到稼軒詞於雄渾豪邁之外的另一種境界。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辛棄疾简介查看全部

辛棄疾辛棄疾(1140-1207)南宋詞人。原字坦夫,改字幼安,彆號稼軒,曆城(今山東濟南)人。出生時,中原已為金兵所占。21歲參加抗金義軍,不久歸南宋。曆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東安撫使等職。一生力主抗金。曾上《美芹十論》與《九議》,條陳戰守之策,顯示其卓越軍事才能與愛國熱忱。其詞抒寫力圖恢複國家統一的愛國熱情,傾訴壯誌難酬的悲憤,對當時執政者的屈辱求和頗多譴責;也有不少吟詠祖國河山的作品。題材廣闊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詞,風格沉雄豪邁又不乏細膩柔媚之處。作品集有《稼軒長短句》,今人輯有《辛稼軒詩文鈔存》。

辛棄疾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