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楊萬裡的诗 > 好事近·月未到誠齋

《好事近·月未到誠齋》

年代:宋 作者: 楊萬裡
月未到誠齋,先到萬花川穀。不是誠齋無月,隔一林修竹。如今才是十三夜,月色已如玉。未是秋光奇絕,看十五十六。
分类标签:描寫月亮
查看全部【好事近】(约321首) 查看楊萬裡的全部【好事近】

作品赏析

【注釋】:
這是一首詠月詞,不過直接寫月亮的隻有“月色已如玉”一句。月的形和神,是用比較法。
襯托月亮,最常見的辦法是去寫雲彩,常語說 :“ 烘雲托月”。楊萬裡拋開這一陳腐的路子不走,采用了純新的方式。上闋以穀、齋、竹作陪襯。誠齋是作者的書齋名,萬花川穀是作者的花園名 。“月未到誠齋”,自然不無遺憾;但“先到萬花川穀”,倒也令人欣喜,因為這同樣是詞人的天下。況且也不必為誠齋而惋惜 ,因為“不是誠齋無月,隔一庭修竹”,月照幽篁,應該又是一種韻味。這半闋中,同是月光,在萬花川穀的當是朗照,在“一庭修竹”的當是疏散,在誠齋的又當是濃陰下的幽明。同樣的月色竟有這許多情意,明暗層次又是這樣分明,難怪上片無一字直接寫月,卻叫人處處感得到月的媚態。上闋是以物托月,下闋則以月自托。詞中說:今天才是十三,月色已如美玉,若到秋光奇豔的十五十六,它定然更不尋常!這裡明顯地在用十三之月襯托十五、十六之月 ,然而本篇的作意是詠寫今夜月色,所以句中又含有用十五、十六的滿月襯托十三月色的意思:現實的月同遙想的月兩相輝映,各各更見其妙了。
楊萬裡寫詩,最講“活法”,“透脫”。 他在《頤庵詩稿序》中說 :“⋯⋯嘗食夫飴與荼乎?人孰不飴之嗜也?初而甘,卒而酸 。至於荼也,人病其苦也;然苦未既,而不勝其甘。——詩亦如是而已矣 。”他認為詩不能象糖:一放進嘴,就知道它是甜的,吃到最後,卻變成酸的;詩應當象荼(古茶字)經過品嘗才讓人感知到它的甜味。我們讀這首詠月詞,初時隻看見全篇僅有一句寫月,還是用的“如玉”這個相當陳舊的比喻,讀來很可能有幾分掃興,——這正是在“ 病其苦”。可是隻要你細心品嘗下去,那麼灑在綠葉紅花上的月光,伴和著挺拔修竹上的月色,在月的陰影中的誠齋,今夜的月,十五十六的月,便都會成為一幅幅各具特色的月光圖。這些圖全都經得起人們的反複吟味,因而全篇也就有咀嚼無滓、久而知味的藝術效果。再說作者使用的又是白描手法,用這種引而不發的方式啟人想象,其表達力往往可以超過一切言詞。比如,詞中說“如今才是十三夜,月色已如玉。未是秋光奇豔 ,看十五十六”,十五十六的月色自然好極了。但如何好法呢?不論你想出多麼優美的字眼來形容它,其他讀者仍然可能想象到更美十倍的境地中去。——凡此種種,又是本篇“苦未既,而不勝其甘”的地方。
不,這首詞的超脫處還不在於此。你如果繼續品嘗,還可能發現作者是在寫月,但又不全在寫月,更重要的,他是在借月寫人。不然,月光朗照之下什麼不好寫,卻偏要寫他的園、他的竹、他的齋呢?應當說,它些環境既是作者生活情趣的表現,也是他精神世界的窗口。花的芬芳,竹的正直,還有書齋所象征的博學,以及用來作比喻的玉的堅和潔都透露出一種高貴而雅潔的審美趣味,而清寒如玉的月光也就寓蘊了更豐富的人格象征意義。當然,這一些也都是要欣賞者通過咀嚼而慢慢品味才能獲得的。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楊萬裡简介查看全部

楊萬裡楊萬裡(1127--1206)字廷秀,號誠齋。江西吉州人(今江西省吉水縣黃橋鎮洴塘村)。南宋大詩人。紹興二十四年(1154)進士。曆任國子博士、太常博士,太常丞兼吏部右侍郎,提舉廣東常平茶鹽公事,廣東提點刑獄,吏部員外郎等。反對以鐵錢行於江南諸郡,改知贛州,不赴,辭官歸家,閒居鄉裡。在中國文學史上,與陸遊、範成大、尤袤並稱“南宋四家”、“中興四大詩人”。

楊萬裡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