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李清照的诗 > 一剪梅·紅藕香殘玉蕈秋

《一剪梅·紅藕香殘玉蕈秋》

年代:宋 作者: 李清照
紅藕香殘玉蕈秋,
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
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查看全部【一剪梅】(约44首) 查看李清照的全部【一剪梅】

作品赏析

【注釋】

①玉簟:光華如玉的席子。
②雁字:指雁群飛時排成“一”或“人”形。相傳雁能傳書。

【評解】

這是一首抒寫離情彆緒的詞,重在寫彆後的相思之情。上片雖冇有一個離情彆緒的
字眼,卻句句包孕,極為含蓄。下片則是直抒相思與彆愁。詞以淺近明白的語言,表達
深思摯愛之情,纏綿感人。全詞輕柔自然,歇拍三句尤為行家稱賞。

【集評】

伊士珍《瑯嬛記》:易安結縭未久,明誠即負笈遠遊。易安殊不忍彆,覓錦帕書
《一剪梅》詞以送之。
王灼《碧雞漫誌》:易安作長短句,能曲折儘人意,輕巧尖新,姿態百出。
----------------------------
這首詞作於清照和丈夫趙明誠遠離之後,寄寓著作者不忍離彆的一腔深情,是一首工巧的彆情詞作。
詞的起句“紅藕香殘玉簟秋 ”,領起全篇,上半句“紅藕香殘”寫戶外之景,下半句“玉簟秋”寫室內之物 ,對清秋季節起了點染作用。全句設色清麗,意象蘊藉,不僅刻畫出四周景色,而且烘托出詞人情懷。意境清涼幽然,頗有仙風靈氣。花開花落,既是自然界現象 ,也是悲歡離合的人事象征;枕席生涼,既是肌膚間觸覺,也是淒涼獨處的內心感受。起句為全詞定下了幽美的抒情基調。
接下來的五句順序寫詞人從晝到夜一天內所作之事、所觸之景、所生之情。前兩句“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寫的是白晝在水麵泛舟之事,以“獨上”二字暗示處境,暗逗離情。下麵“雲中誰寄錦書來”一句,則明寫彆後的懸念。接以“雁字回時,月滿西樓”兩句,構成一種目斷神迷的意境。按順序,應是月滿時 ,上西樓,望雲中,見回雁,而思及誰寄錦書來。“誰”字自然是暗指趙明誠。但是明月自滿,人卻未圓;雁字空回,錦書無有,所以有“誰寄”之歎。說“誰寄”,又可知是無人寄也。詞人因惦念遊子行蹤,盼望錦書到達 ,遂從遙望雲空引出雁足傳書的遐想。而這一望斷天涯、神馳象外的情思和遐想,無時無刻不縈繞於詞人心頭。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句,承上啟下,詞意不斷。它既是即景,又兼比興 。其所展示的花落水流之景,是遙遙與上闋“紅藕香殘”、“獨上蘭舟”兩句相拍合的;而其所象喻的人生、年華、愛情、離彆,則給人以淒涼無奈之恨。
下片自此轉為直接抒情,用內心獨自的方式展開。
“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二句,在寫自己的相思之苦、閒愁之深的同時,由己身推想到對方,深知這種相思與閒愁不是單方麵的,而是雙方麵的,以見兩心之相印。這兩句也是上闋“雲中”句的補充和引申,說明儘管天長水遠 ,錦書未來 ,而兩地相思之情初無二致,足證雙方情愛之篤與彼此信任之深。這兩句既是分列的,又是合一的。合起來看,從“一種相思”到“兩處閒愁”,是兩情的分合與深化。其分合,表明此情是一而二、二而一的 ;其深化 ,則訴說此情已由“思”而化為“愁”。下句“此情無計可消除”,緊接這兩句。正因人已分在兩處,心已籠罩深愁,此情就當然難以排遣,而是“才下眉頭,卻上心頭”了。
“此情封鎖計可消除,才下眉頭 ,卻上心頭。”三句最為世人所稱道。這裡 ,“眉頭”與“心頭”相對應 ,“才下”與“卻上”成起伏,語句結構既十分工整,表現手法也十分巧妙,在藝術上具有很強的吸引力。當然,這兩個四字句隻是整首詞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並非一枝獨秀。它有賴於全篇的烘托,特彆因與前麵另兩個同樣工巧的四字句“一種相思,兩處閒愁”前後襯映,而相得益彰。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李清照简介查看全部

李清照李清照(1084-1155),濟南章丘(今屬山東)人,號易安居士。宋代女詞人,婉約詞派代表。早期生活優裕,與夫趙明誠共同致力於書畫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據中原時,流寓南方,境遇孤苦。所作詞,前期多寫其悠閒生活,後期多悲歎身世,情調感傷,也流露出對中原的懷念。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徑,語言清麗。論詞強調協律,崇尚典雅,提出詞“彆是一家”之說,反對以作詩文之法作詞。能詩,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時詠史,情辭慷慨,與其詞風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有《漱玉詞》輯本。今有《李清照集校注》。

李清照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