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李清照的诗 > 浣溪沙

《浣溪沙》

年代:宋 作者: 李清照
髻子傷春慵更梳,
晚風庭院落梅初,
淡雲來往月疏疏,

玉鴨薰爐閒瑞腦,
朱櫻鬥帳掩流蘇,
通犀還解辟寒無。

作品赏析

【注釋】:
此詞以清麗的風格,寓傷春之情於景物描寫之中,格高韻勝,富有詩的意境。可以“唐風”、“庚調”論之。
詞的起句,開門見山,點明傷春的題旨 。《詩經·伯兮 》雲:“自伯之東,首如飛蓬。豈無膏沐,誰適為容?”同這裡的“髻子傷春懶更梳”說的是一個意思 。其時詞人蓋結錞未久,丈夫趙明誠負笈出遊,丟下她空房獨,寂寞無聊,以至連頭發也懶得梳理。
此詞自第二句起至結句止,基本上遵循了寫景宜顯、寫情宜隱這一創作原則。“晚風庭院落梅初”,是從近處落筆,點時間 ,寫環境,寓感情。“落梅初”,既梅花開始飄落 。深沉庭院,晚風料峭,梅殘花落,境極淒涼,一種傷春情緒,已在環境的渲染中流露出來 。“淡雲”一句被譽為清麗之句”。(見陳廷焯《雲韶集 》)詞筆引向遠方,寫詞人仰視天空,隻見月亮從雲縫中時出時冇,灑下稀疏的月色。“來往”二字,狀雲氣之飄浮,極為真切 。“疏疏”二字為疊字,富於音韻之美,用以表現雲縫中忽隱忽顯的月光,也恰到好處。
過片對仗工整,寫室內之景。詞人也許在庭院中立了多時,愁緒無法排遣,隻得回到室內,而眼中所見,仍是淒清之境。“玉鴨熏爐閒瑞腦”,瑞腦香在寶鴨熏爐內燃儘而消歇了,故曰“閒 ”。詞人在《醉花陰》中也寫過“瑞腦消金獸。”這個“閒”字比“消”字用得好,因為它表現了室內的閒靜氣氛。此字看似尋常,卻是從追琢中得來。詞人冷漠的心情,本是隱藏在景物中,然而通過“閒”字這個小小窗口,便悄悄透露出來。“朱櫻鬥帳”,是指繡有櫻桃花或櫻桃果串的方頂小帳。紅櫻鬥帳為流蘇所掩,其境亦十分靜謐。
詞的結句“通犀還解辟寒無”,辭意極為婉轉,怨而不怒,符合中國古典美學”溫柔敦厚”的要求,也顯示了這位受到良好教養的大家閨秀的獨特個性。“通犀 ”,即通天犀,是一種名貴的犀牛角,遠方列為貢品 。據《開元天寶遺事》卷上說,開元二年冬至日,交趾國進貢犀牛角一隻,色黃似金,置於殿中,有暖氣襲人,名曰辟寒犀。此處指一種首飾,當是犀梳或犀簪,尤以犀梳為近 。結句如神龍掉尾,回應首句。
詞人因梳頭而想到犀梳 ,因犀梳而想到辟寒 。所謂“辟寒 ”,當指消除心境之淒冷。詞人由於在晚風庭院中立了許久,回到室內又見香斷床空,不免感到身心寒怯。此句,反映了她對正常愛情生活的渴求。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李清照简介查看全部

李清照李清照(1084-1155),濟南章丘(今屬山東)人,號易安居士。宋代女詞人,婉約詞派代表。早期生活優裕,與夫趙明誠共同致力於書畫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據中原時,流寓南方,境遇孤苦。所作詞,前期多寫其悠閒生活,後期多悲歎身世,情調感傷,也流露出對中原的懷念。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徑,語言清麗。論詞強調協律,崇尚典雅,提出詞“彆是一家”之說,反對以作詩文之法作詞。能詩,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時詠史,情辭慷慨,與其詞風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有《漱玉詞》輯本。今有《李清照集校注》。

李清照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