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李清照的诗 > 蝶戀花·淚濕羅衣脂粉滿

《蝶戀花·淚濕羅衣脂粉滿》

年代:宋 作者: 李清照
淚濕羅衣脂粉滿。四疊陽關,唱到千千遍。人道山長水又斷。蕭蕭微雨聞孤館。
惜彆傷離方寸亂。忘了臨行,酒盞深和淺。好把音書憑過雁。東萊不似蓬萊遠。
分类标签:婉約詩
查看全部【蝶戀花】(约651首) 查看李清照的全部【蝶戀花】

作品赏析

【賞析】
  詞作當寫於宣和三年(1121)秋天,時趙明誠為萊州守,李清照從青州赴萊州途中宿昌樂縣驛館時寄給其家鄉姊妹的。它通過詞人自青州赴萊州途中的感受,表達她希望姐妹寄書東萊、互相聯係的深厚感情。

  “淚濕羅衣脂粉滿”,詞作開首詞人即直陳送彆的難分難舍場麵。詞人抓住姊妹送彆的兩個典型細節來作文章:“淚”和“脂粉”,當然,這其中也包括了自己無限的傷感。次寫“四疊陽關,唱到千千遍。”熱淚縱橫,猶無法表達姊妹離彆時的千般彆恨,萬種離情,似唯有發之於聲,方能道儘惜彆之痛,難分難舍之情。“四疊陽關”,蘇軾《論三疊歌法》中的說法可參為注解:“舊傳《陽關》三疊,然今世歌者,每句再疊而已。若通一首言之,又是四疊。皆非是。若每句三唱,以應三疊之說,則叢然無複節奏。餘在密州,文勳長官以事至密,自雲得古本《陽關》。每句皆再唱,而第一句不疊,乃知古本三疊蓋如此。及在黃州,偶得樂天《對酒》雲:‘相逢且莫推辭醉,聽唱陽關第四聲。’注雲:‘第四聲勸君更儘一杯酒’。以此驗之,若一句再疊,則此句為第五聲;今為第四聲,則第一句不疊審矣。”由此觀之,“四疊陽關”的說法無誤。“千千遍”則以誇張手法,極力渲染離彆場麵之難堪。值得注意的是,詞人寫姊妹的彆離場麵,竟用如此豪宕的筆觸,一來表現了詞人的筆力縱橫,頗具恣放特色,在其《鳳凰台上憶吹簫》一詞中有“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即難留”,似同出一機杼;二亦展現了詞人感情的深摯。“人道山長山又斷,蕭蕭微雨聞孤館”,詞人的筆觸在結拍處一折,紛亂的思緒又轉回現實。臨彆之際,姊妹們說此行路途遙遙,山長水遠,而今自己已行至“山斷”之處,不僅離姊妹們更加遙遠了,而且又逢上了蕭蕭夜雨,淅淅瀝瀝煩人心境,自己又獨處孤館,更是愁上加愁。詞作上片從先回想,後抒寫現實,從遠及近,詞脈清晰。

  下片,詞人的思緒又回到離彆時的場景,但筆觸則集中抒寫自己當時的心境。“惜彆傷離方寸亂,忘了臨行,酒盞深和淺”,直陳自己在臨彆之際,由於極度傷感,心緒不寧,以致在餞彆宴席上喝了多少杯酒,酒杯的深淺也冇有印象。詞人以這一典型細節,真切而又形象地展現了當時難彆的心境,同時也是“方寸亂”的最佳注釋。歇拍二句:“好把音書憑過雁,東萊不似蓬萊遠。”詞人的思緒依然飄蕩在那令人難忘的彆離場合,但詞作的筆力卻陡地一振,奏出與前麵決然不同的充滿亮色的音符。詞人告慰姊妹們,東萊並不象蓬萊那麼遙遠,隻要魚雁頻傳,音訊常通,姊妹們還是如同廝守在一起。詞作至此,已不僅僅表現的是離情彆緒,更表現了詞人深摯感人的骨肉手足之情。“蓬萊”,傳說中的仙山。李商隱《無題》詩有:“劉郎已恨蓬山遠,更隔蓬山一萬重。”

  本詞不僅有李清照詞作特有的抒寫心理細膩、敏感的特點,更有筆力健拔、恣放的特色。以此特色來寫離彆之情,對一個女詞人來說,尤顯難能可貴。(文潛 少鳴)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李清照简介查看全部

李清照李清照(1084-1155),濟南章丘(今屬山東)人,號易安居士。宋代女詞人,婉約詞派代表。早期生活優裕,與夫趙明誠共同致力於書畫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據中原時,流寓南方,境遇孤苦。所作詞,前期多寫其悠閒生活,後期多悲歎身世,情調感傷,也流露出對中原的懷念。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徑,語言清麗。論詞強調協律,崇尚典雅,提出詞“彆是一家”之說,反對以作詩文之法作詞。能詩,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時詠史,情辭慷慨,與其詞風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有《漱玉詞》輯本。今有《李清照集校注》。

李清照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