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謝克家的诗 > 憶君王/憶王孫

《憶君王/憶王孫》

年代:宋 作者: 謝克家
依依宮柳拂宮牆。樓殿無人春畫長。
子歸來依舊忙。憶君王。月破黃昏人斷腸。

作品赏析

  這首詞是懷念宋徽宗的,最早見於宋石茂良所著的《避戎夜話》。宋徽宗於靖康二年(1127)被金人俘虜,過了九年的恥辱生活,死在五國城(今吉林省境)。據楊慎《詞品》卷五雲:“徽宗此行,謝克家作《憶君王》詞”,“忠憤鬱勃,使人出涕”。清徐?在《詞苑叢談·紀事一》中轉錄了它。謝克家是哲宗紹聖四年(1097)的進士,親眼看到金人南侵,徽宗被擄,在國家和民族的危機中,寫下了這首忠憤填膺的詞,其淒涼怨慕之音,纏綿悱惻之感,溢於字裡行間,是思想性和藝術性高度統一的作品。
  全詞富於抒情色彩,不言國破君擄,巢複卵毀,而言宮柳依依,樓殿寂寂,一種物是人非的今昔之感,躍然紙上。拿它與宋徽宗的《燕山亭》對讀,倍覺山河破碎,身世飄零,往事堪哀,真切動人。“春晝長”一語,把客觀的景物描寫,轉向主觀的心理感受,是景為情使,情因景生,抒情和寫景在這裡得到了和諧的統一。富麗堂皇的景物後麵,蘊藏著深深的隱痛。這就是宋徽宗的“問院落淒涼,幾番春暮”(《燕山亭》)、“帝城春色誰為主,遙指鄉關涕淚漣”(《北去遇清明》)那種思想感情隱約而曲折的反映。接著詞人把筆鋒一轉,從“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杜甫《春望》)的描寫,轉為“登樓遙望
秦宮殿,翩翩隻見雙飛燕”(唐昭宗李曄《菩薩蠻》)的感歎:“燕子歸來依舊忙”。燕子是無情之物,它哪裡知道樓殿依舊,而主人已換,仍然忙著銜泥,在舊梁上築起新巢,正是“這雙燕何曾,念人言語”(《燕山亭》),儼然有“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的滄桑之感。然後點明題旨,懷念故君。這首小令,從頭到尾都是寫對君主的懷念,由柳拂宮牆,而想到宮殿的主人;由宮殿無人,而想到燕歸何處;由燕語呢喃,而想到“燕子不知何世”(周邦彥《西河》)。蓄意到此,便有精神百倍之勢,集中全力於這“月破黃昏人斷腸”的結句,自然真味無窮,辭意高絕,一個芳馨悱惻的藝術形象,生動地呈現在讀者的麵前。因為它是從題前著筆,題外攝神,隻用了一個“破”字,便把從清晨憶到黃昏,又從黃昏憶到月上柳梢,都沉浸在如癡如呆的回憶中。昔日的宮柳凝綠,今朝的淡月黃昏;昔日的笙歌徹旦,今朝的樓殿無人,在在是強烈的對比,在在是傷心的回憶,不言相憶之久,而時間之長自見;不言相憶之深,而惓顧之意甚明。“月破黃昏”是寫景;“人斷腸”是抒情,把寫景和抒情統一在一個完整的句子裡,而景物在感情的絲縷中織得更加光彩奪目,感情在景物的烘托中更加表現得淋漓儘致。不著一實語,而能以動蕩見奇,迷離稱雋,辭有儘而意無窮,這正是許多詞人所努力追求的藝術境界。
(羊春秋)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謝克家简介查看全部

  謝克家(?—1134)字任伯,上蔡(今屬河南)人。紹聖四年(1097)中進士。親曆靖康之變,作《憶君王》:“依依宮柳拂宮牆,樓殿無人春晝長,燕子歸來依舊忙。憶君王,月破黃昏人斷腸。”建炎四年(1130)官參知政事。紹興元年(1131),以資政殿學士提舉洞宵宮,寓居臨海。紹興二年(1132年)上書彈劾秦檜。紹興四年卒。事跡見於《嘉定赤城誌》卷三四、張守《祭謝參政文》(《毘陵集》卷一二)。詞存《

謝克家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