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清朝詩人 > 嚴遂成的诗 > 三垂岡

《三垂岡》

年代:清 作者: 嚴遂成
英雄立馬起沙陀,奈此朱梁跋扈何。
隻手難扶唐社稷,連城猶擁晉山河。
風雲帳下奇兒在,鼓角燈前老淚多。
蕭瑟三垂岡下路,至今人唱《百年歌》。
分类标签:懷古詩

作品赏析

三垂崗一詩為清代嚴遂成所作。嚴遂成雖然在清代詩名不彰,但後人稱其“長於詠古,人以詩史目之”,此詠史詩是其傳世之作。這首七律,用的是詠史詩常見的手法。首先勾勒出李克用、李存勖父子曆史脈絡,及李氏父子二人在山垂崗的事跡,借古戰場的憑吊感歎曆史滄桑,歌頌英雄業績。 毛澤東熟讀古史兵法,一生用兵屢出奇謀,且多以戰事入詩。揮筆書寫《三垂岡》詩,說明了他對對三垂岡之戰頗為欣賞,也對此詩產生過強烈的共鳴。 《三垂岡》為一詠史詩,所詠為五代時李克用、李存勖父子與上黨三垂岡之事。毛澤東對其父子評價甚高,在評論三垂岡戰役時說:“康延孝之謀,李存勖之斷,郭崇韜之助,此三人可謂識時務之俊傑”,並稱李存勖的戰術是:“先退後進”,又說:“生子當如李亞子(存勖小名)。”毛澤東晚年稱:我現在是“鼓角燈前老淚多”。 1993年,中央文獻社出版的《毛澤東手書選集》公開發表了這幅(見右邊)手跡。原件為信紙上寫就,未注時間。整篇書法為典型的毛體狂草,用筆流暢嫻熟、氣勢磅礴,布局錯落有致、自然奔放,是為毛澤東晚年的成熟之作,亦為毛氏手跡之精品。 曆史背景 李克用,唐朝末年沙坨族人,蔭祖功被唐朝賜姓李,封晉王,一生以唐朝忠臣自居。後梁朱溫滅唐稱帝後,李克用多次討伐朱梁。為表忠心,死前不稱帝。李存勖,李克用長子。史稱其少有奇表,善騎射,膽勇過人。公元九二三年,朱溫死,後梁爭因奪皇位而內亂,李存勖乘機在魏州稱帝,改國號唐,史稱後唐,是為唐莊宗,尊其父李克用為太祖。後來滅掉後梁,完成了乃父李克用的遺願。 據歐陽修的《新五代史》記載:“初,克用破孟方立於邢州,還軍上黨,置酒三垂崗,伶人奏《百年歌》,至於衰老之際,聲甚悲,坐上皆淒愴。時存勖在側,方五歲,克用慨然捋須,指而笑曰:‘吾行老矣,此奇兒也,後二十年,其能代我戰於此乎!’”。 克用死,存勖繼位晉王,年二十四歲。時後唐在潞州戰後梁不克,內議多主張罷兵休戰。李存勖卻力排眾議謂諸將曰:“梁人幸我大喪,謂我少而新立,無能為也,宜乘其怠擊之。”乃出兵趨上黨,行至三重崗,歎曰:“此先王置酒處也!”會天大霧晝暝,兵行霧中,攻其夾城,破之,梁軍大敗(《新五代史》)。三垂崗戰役克定長達一年之久的潞州之戰,使後唐居於主動,奠滅梁之基。戰役距李克用置酒三垂崗恰二十年,常為後人稱道。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嚴遂成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