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孟浩然的诗 > 夏日南亭懷辛大

《夏日南亭懷辛大》

年代:唐 作者: 孟浩然
山光忽西落,池月漸東上。
散發乘夜涼,開軒臥閒敞。
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消響。
欲取鳴琴彈,慨無知音賞。
感此懷故人,終霄勞夢想。
分类标签:友情詩 描寫夏天 唐詩三百首

作品赏析

【簡析】:
這首詩充滿懷念故人的情緒,寫出閒適自得的情趣,表達出無知音的感慨。文字行如流水,層遞自然,極富韻味。

① :詩題一無“夏日”。
② 夕:一作“夜”。
【注解】:
1、山光:山上的日光。
2、池月:即池邊月色。
3、軒:窗。

【韻譯】:
夕陽忽然間落下了西山,
東邊池角明月漸漸東上。
披散頭發今夕恰好乘涼,
開窗閒臥多麼清靜舒暢。
清風徐徐送來荷花幽香,
竹葉輕輕滴下露珠清響。
心想取來鳴琴輕彈一曲,
隻恨眼前冇有知音欣賞。
感此良宵不免懷念故友,
隻能在夜半裡夢想一場。

【評析】:
??此詩寫夏夜水亭納涼清爽閒適和對友人的懷念。
??詩的開頭寫夕陽西下與素月東升,為納涼設景。三、四句寫沐後納涼,表現閒情
適意。五、六句由嗅覺繼續寫納涼的真實感受。七、八句寫由境界清幽想到彈琴,想
到“知音”、從納涼過渡到懷人。最後寫希望友人能在身邊共度良宵而生夢。
??全詩感情細膩,語言流暢,層次分明,富於韻味。“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
句,納涼消暑之佳句。

--引自"超純齋詩詞"bookbest.163.net 翻譯、評析:劉建勳   

in summer at the south pavilion
thinking of xing

the mountain-light suddenly fails in the west,
in the east from the lake the slow moon rises.
i loosen my hair to enjoy the evening coolness
and open my window and lie down in peace.
the wind brings me odours of lotuses,
and bamboo-leaves drip with a music of dew....
i would take up my lute and i would play,
but, alas, who here would understand?
and so i think of you, old friend,
o troubler of my midnight dreams !

浩然詩的特色是“遇景入詠,不拘奇抉異”(皮日休),雖隻就閒情逸致作清描淡寫,往往能引人漸入佳境。《夏日南亭懷辛大》是有代表性的名篇。
  詩的內容可分兩部分,即寫夏夜水亭納涼的清爽閒適,同時又表達對友人的懷念。“山光忽西落,池月漸東上”,開篇就是遇景入詠,細味卻不止是簡單寫景,同時寫出詩人的主觀感受。“忽”、“漸”二字運用之妙,在於它們不但傳達出夕陽西下與素月東升給人實際的感覺(一快一慢);而且,“夏日”可畏而“忽”落,明月可愛而“漸”起,隻表現出一種心理的快感。“池”字表明“南亭”傍水,亦非虛設。
  近水亭台,不僅“先得月”,而且是先退涼的。詩人沐浴之後,洞開亭戶,“散發”不梳,靠窗而臥,使人想起陶潛的一段名言:“五六月中北窗下臥,遇涼風暫至,自謂是羲皇上人。”(《與子儼等疏》)三四句不但寫出一種閒情,同時也寫出一種適意──來自身心兩方麵的快感。
  進而,詩人從嗅覺、聽覺兩方麵繼續寫這種快感:“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荷花的香氣清淡細微,所以“風送”時聞;竹露滴在池麵其聲清脆,所以是“清響”。滴水可聞,細香可嗅,使人感到此外更無聲息。詩句表達的境界宜乎“一時歎為清絕”(沈德潛《唐詩彆裁》)。寫荷以“氣”,寫竹以“響”,而不及視覺形象,恰是夏夜給人的真切感受。
  “竹露滴清響”,那樣悅耳清心。這天籟似對詩人有所觸動,使他想到音樂,“欲取鳴琴彈”了。琴,這古雅平和的樂器,隻宜在恬淡閒適的心境中彈奏。據說古人彈琴,先得沐浴焚香,屏去雜念。而南亭納涼的詩人此刻,已自然進入這種心境,正宜操琴。“欲取”而未取,舒適而不擬動彈,但想想也自有一番樂趣。不料卻由“鳴琴”之想牽惹起一層淡淡的悵惘。象平靜的井水起了一陣微瀾。相傳楚人鐘子期通曉音律。伯牙鼓琴,誌在高山,子期品道:“巍巍乎若太山”;誌在流水,子期品道:“湯湯乎若流水。”子期死而伯牙絕弦,不複演奏。(見《呂氏春秋·本味》)這就是“知音”的出典。由境界的清幽絕俗而想到彈琴,由彈琴想到“知音”,而生出“恨無知音賞”的缺憾,這就自然而然地由水亭納涼過渡到懷人上來。
  此時,詩人是多麼希望有朋友在身邊,閒話清談,共度良宵。可人期不來,自然會生出惆悵。“懷故人”的情緒一直帶到睡下以後,進入夢鄉,居然會見了親愛的朋友。詩以有情的夢境結束,極有餘味。
  孟浩然善於捕捉生活中的詩意感受。此詩不過寫一種閒適自得的情趣,兼帶點無知音的感慨,並無十分厚重的思想內容;然而寫各種感覺細膩入微,詩味盎然。文字如行雲流水,層遞自然,由境及意而達於渾然一體,極富於韻味。詩的寫法上又吸收了近體的音律、形式的長處,中六句似對非對,具有素樸的形式美;而誦讀起來諧於唇吻,又“有金石宮商之聲”(嚴羽《滄浪詩話》)。
(周嘯天)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孟浩然简介查看全部

孟浩然 孟浩然(689~740),唐代詩人。本名不詳(一說名浩),漢族,襄州襄陽(今湖北襄樊)人。字浩然,世稱「孟襄陽」,與另一位山水田園詩人王維合稱為”王孟”。以寫田園山水詩為主。因他未曾入仕,又稱之為孟山人。襄陽南門外背山臨江之澗南園有他的故居。曾隱居鹿門山。

孟浩然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