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柳宗元的诗 > 柳州二月榕葉落儘偶題

《柳州二月榕葉落儘偶題》

年代:唐 作者: 柳宗元
宦情羈思共淒淒,
春半如秋意轉迷。
山城過雨百花儘,
榕葉滿庭鶯亂啼。
分类标签:描寫春天

作品赏析

【注釋】:
①榕--常綠喬木,有氣根,樹莖粗大,枝葉繁盛。產於廣東、廣西等省。
②宦思--客居他鄉的思緒。
③這句說:南方的二月,本應是春光正濃的時節,可是現在卻象秋天一樣,使我感到有一種說不清楚的滋味。
④這兩句是進一步補充闡述上兩句的意思。

  就詩人而言,在我為情,在物為境。詩思的觸發、詩篇的形成,往往是我與物、情與境交相感應的結果。柳宗元的這首《偶題》,正是一首物我雙會情境交融的作品。如果設想詩人創作時的狀態,他身為逐客,遠在異鄉,獨立庭院,百感叢集,這時,正如《文心雕龍·物色篇》所說,心因“物色之動”而搖,辭因“情以物遷”而發。他的詩筆“既隨物以宛轉”,“亦與心而徘徊”。眼中的花儘葉落之境與心中的淒黯迷惘之情是融會為一的。

  詩的首句“宦情羈思共淒淒”,是我心蘊結之情。沈德潛在《唐詩彆裁集》中說:“柳州詩長於哀怨,得《騷》之餘意。”這是因為柳宗元的身世與屈原有相似之處。他自二十六歲進入仕途,到四十七歲逝世,其間僅二十一年,但卻過了十四年的貶謫生活。他三十三歲時被貶到永州,十年才被召回,可是,回到長安隻一個月,又被外放到比永州更遙遠、更荒僻的柳州。這首詩就是他到柳州後,也就是他的政治希望和還鄉希望一度閃現而又終於破滅之後寫的。聯係他在去柳州途中寫的“從此憂來非一事,豈容華發待流年”(《嶺南江行》)以及在柳州寫的“嶺樹重遮千裡目,江流曲似九回腸”(《登柳州城樓》),“海畔尖山似劍铓,秋來處處割愁腸”(《與浩初上人同看山》)等詩句,就可以知道這一句中所說的“宦情羈思”是什麼況味、什麼分量。而正因為這種情思積累在心中已非一朝一夕,這裡用不著以濃墨重彩渲染,隻用“淒淒”兩字輕描一筆,就足以表明一切了。人們在欣賞詩歌時常會發現,以平淡的筆墨來顯示深厚的感情,往往更見其深厚,就正是所謂“厚積薄發”的妙用。至於這句中的一個“共”字,則說明這一“淒淒”之感是雙重的,是宦情的淒淒加羈思的淒淒,因而其分量是加倍沉重的。

  詩的三、四兩句“山城過雨百花儘,榕葉滿庭鶯亂啼”,是物象構成之境。當時的柳州還是所謖“瘴癘之地”,風土人情不同於中原地區,在逐客旅人的眼中,彆是一種殊方色彩、異域情調,在在都足以觸發貶謫之思,勾起懷鄉之念,何況又在陽春二月見到反常的如秋之景。那種落葉滿庭的景象,自然更令人心意淒迷了。這裡,鶯啼而曰“亂啼”,則是詩人情往感物,辭因情發。其實,鶯啼無所謂“亂”,隻因聽鶯之人心煩意亂,所以彆有感受。

  詩人就是當上述的在我之情與在物之境相會相融之際,寫出了這樣一首物來動情、情往感物的詩篇。詩的第二句“春半如秋意轉迷”,正是彼來此往的交接點。而如果從詩的章法看,這是一個承上啟下的句子。句中的“意轉迷”上承前一句,句中的“春半如秋”下啟後兩句,從而在我與物、情與境之間起了綰合作用。

  當然,就對詩歌的要求而言,僅僅我與物會、情與境融是不夠的。這首詩之所以特彆淒楚動人,還因為詩人所懷的在我之情不是一時的感慨、淡淡的閒愁,詩人所觸的在物之境也不是通常的景色、一般的物象。王士禛有一組《秦淮雜詩》,第一首“年來腸斷秣陵舟,夢繞秦淮水上樓。十日雨絲風片裡,濃春煙景似殘秋”,也是寫“春半如秋”。但王詩所懷的情隻是感懷往事的一點惆悵之情,所觸的境隻是風雨淒其的江南習見之境,兩者交織成篇,雖然也饒有風韻,不失為一首佳作,而在重量和深度上是不能與柳詩抗衡的。

  (陳邦炎)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柳宗元简介查看全部

柳宗元柳宗元(773年—819年),字子厚,山西運城人,世稱“柳河東” “河東先生”。因官終柳州刺史,又稱“柳柳州”“柳愚溪”,漢族,祖籍河東(今山西省.永濟市運城、芮城一帶)。 柳宗元題跋像 [1]唐代文學家、哲學家、散文家和思想家,與韓愈共同倡導唐代古文運動,並稱為“韓柳”。與劉禹錫並稱“劉柳”。與王維、孟浩然、韋應物並稱“王孟韋柳”。與唐代的韓愈、宋代的歐陽修、蘇洵、蘇軾、蘇轍、王安石和曾鞏, 並稱為 “唐宋八大家”(柳宗元為唐宋八大家之二) 。唐代宗大曆八年(773年)出生於京都長安(今陝西省西安市)

柳宗元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