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蘇軾的诗 > 浣溪沙

《浣溪沙》

年代:宋 作者: 蘇軾
萬頃風濤不記蘇。雪晴江上麥千車。但令人飽我愁無。翠袖倚風縈柳絮,絳唇得酒爛櫻珠。尊前嗬手鑷霜須。
分类标签:婉約詩

作品赏析

【注釋】:
【注釋】

①蘇:即江蘇蘇州市。這裡指自己在蘇州的田地被風潮掃蕩但卻並不介意。
②“雪晴”兩句:想象黃州一帶由於大雪而明年將獲得“麥千車”的大豐收,而
“人飽”將使“我愁”消除。
③鑷(niè):拔除。 霜須:白須。

【評解】

蘇軾被貶到黃州,適逢天降大雪。本詞即為此所作,表示對“雪兆豐年”的欣喜。
這首詞以樂景寫憂思,以豔麗襯愁情,手法奇特巧妙。全詞境界鮮明,情思深婉,收到
了言在此而意在彼、言有窮而情無儘的藝術效果。

【集評】

《唐宋詞鑒賞集》:這首小詞,抒發了關心和同情人民疾苦的思想,表現了內心深
處的憂慮。從藝術感受來看,上闋比較顯露,下闋更為深婉,而上闋的情思抒發,似乎
在為下闋的無聲形象作提示。這樣,上下兩闋的重點,就自然地都落在最末一句上,彼
此呼應,互為表裡。
《唐宋詞選注》:詞中表示出“雪兆豐年”的欣喜,“但令人飽我愁無”,是與杜
甫“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同一胸懷。
說明惡劣的處境並冇有使他悲觀絕望。
--引自惠淇源《婉約詞》

此詞作於元豐五年(1082)冬。詞的上片描寫雪景和作者由此而想象的來年豐收景象,以及因人民有希望獲豐收、飽暖而喜悅的心情,下片回敘前一日酒筵間的情景 ,抒發了詞人對於民生疾苦的深刻憂思。
整首詞境界鮮明,形象突出,情思深婉,作者以樂景表憂思,以豔麗襯愁情,巧妙地運用相反相成的藝術手法,極大地增強了藝術的形象性,深刻地揭示了主人公的內心世界。
詞的首句,若據傅引舊注,則“萬頃風濤不記蘇”的“蘇”,當指蘇州,舊注中的“公”,當指蘇軾。這一句說的是蘇軾未把在蘇州為風災蕩儘的田產記掛心上 。但據現有資料,蘇軾被貶黃州時無田產在蘇州,隻在熙寧七年(1074)曾於堂州宜興置田產。從詞前小序得知,蘇軾此詞乃徐君猷過訪的第二天酒醒之後見大雪紛飛時所作。聯係前一首寫的“半夜銀山上積蘇”與“濤江煙渚一時無”的景象來看,又知徐君猷離去的當天夜晚,即由白天的“微雪”轉為大雪。這樣 ,“萬頃風濤不記蘇 ”,應為實寫十二月二日夜酒醉後依稀聽見風雪大作及蘇醒時的情景,“蘇”,似宜作蘇醒解。依此可知,詞上片寫詞人在酒醉之後依稀聽見風聲大作,已記不清何時蘇醒過來,待到天明,已是一片銀裝世界。詞人立刻從雪兆豐年的聯想中,想象到麥千車的豐收景象,而為人民能夠飽食感到慶幸。下片回敘前一天徐君猷過訪時酒筵間的情景。歌伎的翠袖在柳絮般潔白、輕盈的雪花縈繞中搖曳,她那紅潤的嘴唇酒後更加鮮豔,就像熟透了的櫻桃。而詞人卻在酒筵歌席間,嗬著發凍的手,捋著已經變白了的胡須,思緒萬端。
值得一提的是,詞人攝取“嗬手鑷霜須”這一富有典型特征的動作,極大地增強了藝術的形象性和含蓄性,深刻地揭示了抒情主人公在謫貶的特定環境中的憂思。這一憂思的形象,襯以白雪縈繞翠袖和鮮豔的絳唇對比強烈,含蘊更豐。
總體來看,上片比較明快,下片更顯得深婉,而上片的情思抒發,恰好為下片的無聲形象作提示。上下兩片的重點是最末的無聲形象。它們彼此呼應,互為表裡,表現了詞人一個晝夜的活動和心境 。遣詞、用字的準確形象,也是這首詞的特點。如“不記”二字,看來無足輕重,但它卻切詞序“酒醒”而表現了醉中的朦朧 。“但令”一詞,確切地表達了由實景引起的聯想中產生的美好願望。“爛櫻珠”,著一“爛”字,活畫出酒後朱唇的紅潤欲滴。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蘇軾简介查看全部

蘇軾蘇軾(1037-1101),北宋文學家、書畫家。字子瞻,又字和仲,號東坡居士。漢族,眉州眉山(今屬四川)人。與父蘇洵,弟蘇轍合稱三蘇。他在文學藝術方麵堪稱全才。其文汪洋恣肆,明白暢達,與歐陽修並稱歐蘇,為唐宋八大家之一;詩清新豪健,善用誇張比喻,在藝術表現方麵獨具風格,與黃庭堅並稱蘇黃;詞開豪放一派,對後代很有影響,與辛棄疾並稱蘇辛;書法擅長行書、楷書,能自創新意,用筆豐腴跌宕,有天真爛漫之趣,與黃庭堅、米芾、蔡襄並稱宋四家;畫學文同,喜作枯木怪石,論畫主張神似。詩文有《東坡七集》等,詞有《東坡樂府》。

蘇軾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