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李煜的诗 > 相見歡·無言獨上西樓

《相見歡·無言獨上西樓》

年代:唐 作者: 李煜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彆是一般滋味在心頭。(一般 一作:一番)
分类标签:思念詩 初中 婉約詩 孤獨
查看全部【相見歡】(约33首) 查看李煜的全部【相見歡】

作品赏析

【注釋】:
[1]鎖清秋:深深被秋色所籠罩。
[2]離愁:指去國之愁。
[3]彆是一般:亦做“彆是一番”,另有一種之意。

  詞名《相見歡》詠的卻是離彆愁。此詞寫作時期難定。如係李煜早年之作,詞中的繚亂離愁不過屬於他宮庭生活的一個插曲,如作於歸宋以後,此詞所表現的則應當是他離鄉去國的錐心愴痛。
  起句“無言獨上西樓”,攝儘淒惋之神。“無言”者,並非無語可訴,而是無人共語。由作者“無言”、“獨上”的滯重步履和凝重神情,可見其孤獨之甚、哀愁之甚。本來,作者深諳“獨自莫憑欄”之理,因為欄外景色往往會觸動心中愁思,而今他卻甘冒其“險”,又可見他對故國(或故人)懷念之甚、眷戀之甚。
  “月如鉤”,是作者西樓憑欄之所見。一彎殘月映照著作者的孑然一身,也映照著他視線難及的“三千裡地山河”(《破陣子》),引起他多少遐想、多少回憶?而俯視樓下,但見深院為蕭颯秋色所籠罩。“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這裡,“寂寞”者究竟是梧桐還是作者,已無法、也無須分辨,因為情與景已妙合無垠。
  過片後“剪不斷”三句,以麻絲喻離愁,將抽象的情感加以具象化,曆來為人們所稱道,但更見作者獨詣的還是結句:“彆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詩詞家借助鮮明生動的藝術形象來表現離愁時,或寫愁之深,如李白《遠離彆》:“海水直下萬裡深,誰人不言此愁古”;或寫愁之長,如李白《秋浦歌》:“白發三千丈,緣愁似個長”;或寫戀之重,如李清照《武陵春》:“隻恐雙溪艋舟,載不動許多愁”;或寫愁之多,如秦觀《千秋歲》:“春去也,飛紅萬點愁如海”。李煜此句則寫出愁之味:其味在酸鹹之外,但卻根植於作者的內心深處,無法驅散,曆久彌鮮;舌品不得,心感方知。因此也就不用訴諸人們的視覺,而直接訴諸人們的心靈,讀後使人自然地結合自身的體驗而產生同感。這種寫法無疑有其深至之處。

【集評】

黃昇《花庵詞選》:此詞最淒婉,所謂“亡國之音哀以思”。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思路淒惋,詞場本色。
沈際飛《草堂詩餘續集》:七情所至,淺嘗者說破,深嘗者說不破。
破之淺,不破之深。“彆是一般滋味在心頭”句妙。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詞寫彆愁,淒惋已極。“無言獨上西樓”一句,敘事直
起,畫出後主愁容。其下兩句,畫出後主所處之愁境。舉頭見新月如鉤,低頭見桐陰深
鎖俯仰之間,萬感縈懷矣。此片寫景亦妙,惟其桐陰深黑,新月乃愈顯明媚也。下片,
因景抒情。換頭三句,深刻無匹,使有千絲萬縷之離愁,亦未必不可剪,不可理,此言
“剪不斷,理還亂”,則離愁之紛繁可知。所謂“彆是一般滋味”,是無人嘗過之滋味,
唯有自家領略也。後主以南朝天子,而為北地幽囚;
其所受之痛苦,所嘗之滋味,自與常人不同,心頭所交集者,不知是悔是恨,欲說
則無從說起,且亦無人可說,故但雲“彆是一般滋味”。
究竟滋味若何,後主且不自知,何況他人?此種無言之哀,更勝於痛哭流涕之哀。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後闋僅十八字,而腸回心倒,一片淒異之音,傷心
人固彆有懷抱。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李煜简介查看全部

李煜李煜,五代十國時南唐國君,961年-975年在位,字重光,初名從嘉,號鐘隱、蓮峰居士。漢族,彭城(今江蘇徐州)人。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於宋建隆二年(961年)繼位,史稱李後主。開寶八年,國破降宋,俘至汴京,被封為右千牛衛上將軍、違命侯。後為宋太宗毒死。李煜雖不通政治,但其藝術才華卻非凡。精書法,善繪畫,通音律,詩和文均有一定造詣,尤以詞的成就最高。千古傑作《虞美人》、《浪淘沙》、《烏夜啼》等詞。被稱為“千古詞帝”。

李煜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