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李煜的诗 > 烏夜啼·昨夜風兼雨

《烏夜啼·昨夜風兼雨》

年代:唐 作者: 李煜
昨夜風兼雨,
簾幃颯颯秋聲。
燭殘漏滴頻欹枕,
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隨流水,
算來一夢浮生。
醉鄉路穩宜頻到,
此外不堪行。
分类标签:描寫雨 描寫風 人生
查看全部【烏夜啼】(约101首) 查看李煜的全部【烏夜啼】

作品赏析

【注釋】:

1.颯颯:風吹簾帷的聲音.
2.欹:(音qi一聲),通敧,傾斜.彆作"依".
3.漫:枉然.
4.宜:應當,可以.

此烏夜啼較上調不同,乃"錦堂春"之彆名.與"相見歡"又名之"烏夜啼"為完全不同的兩個詞牌.是後主入宋後的作品.

夜很深了,可是詞人依然無法入睡,耳聽得簾外風雨相侵,風吹簾帷發出颯颯的
聲音。蠟燭即將燃儘,更漏也要滴儘了。詞人起身斜靠在枕頭上,久久不能平靜。想起往事,徒如同流水一樣一去不返,人生如同一場夢,再美的夢也都是要醒的,而夢醒了,什麼也留不住。就如同美好的往事,如覆水難收,再也無法回頭,無法重新擁有。想回到過去,會到故國,也隻有在醉夢中了吧。因此不妨經常醉酒吧,除此之外,再也冇有忘掉現實的愁苦,回到過去的辦法。(隻是醉夢醒來,也還是終於要麵對,那難以麵對的現實。也隻是借酒澆愁,愁更愁罷了)

本詞充滿了對故國的思念和對現實的無奈,以及人生如夢的感慨。隻是美夢已經醒了,噩夢卻仍要持續下去,不知何時才能到儘頭。一個漫字,充分表達了心中虛無空洞,無可奈何,想留卻留不住,隻能任其來去的心情。任何努力與不舍,都是徒然。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李煜简介查看全部

李煜李煜,五代十國時南唐國君,961年-975年在位,字重光,初名從嘉,號鐘隱、蓮峰居士。漢族,彭城(今江蘇徐州)人。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於宋建隆二年(961年)繼位,史稱李後主。開寶八年,國破降宋,俘至汴京,被封為右千牛衛上將軍、違命侯。後為宋太宗毒死。李煜雖不通政治,但其藝術才華卻非凡。精書法,善繪畫,通音律,詩和文均有一定造詣,尤以詞的成就最高。千古傑作《虞美人》、《浪淘沙》、《烏夜啼》等詞。被稱為“千古詞帝”。

李煜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