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歐陽修的诗 > 蝶戀花·越女采蓮秋水畔

《蝶戀花·越女采蓮秋水畔》

年代:宋 作者: 歐陽修
越女采蓮秋水畔。窄袖輕羅,暗露雙金釧。照影摘花花似麵。芳心隻共絲爭亂。鸂鶒灘頭風浪晚。霧重煙輕,不見來時伴。隱隱歌聲歸棹遠。離愁引著江南岸。
分类标签:宋詞三百首
查看全部【蝶戀花】(约651首) 查看歐陽修的全部【蝶戀花】

作品赏析

【注釋】:
此詞以通俗的語言 、鮮明的形象、明快的節奏,曲折深婉地表現了越女采蓮的動人情景。
起首三句即點明人物身份和活動環境,仿佛令人看到一群少女在美麗的荷塘裡,用靈巧的雙手采擷蓮花。她們的衣著頗與文獻記載相符——據馬端臨《文獻通考》卷一四六《 樂考 》雲:宋時教坊有采蓮舞隊,舞女們均“衣紅羅生色綽子(套衫),係暈裙,戴雲鬟髻,乘彩船,執蓮花”。這裡詞人隻是抓住舞女服飾的一部分,便把她們的綽約豐姿、婀娜舞態勾勒出來,筆法至為簡練。“暗露雙金釧”一句寫得更好,富有一種含蓄的美、朦朧的美。玉腕上的金釧時隱時露,閃閃爍爍,便有一種妙不可言的美感,若是完全顯露出來,即毫無意味了。以下兩句分彆寫采蓮姑娘的動作和表情,在明白曉暢的語言中蘊藏著美好的形象和美好的感情,語淺意深,以俗為雅。以荷花比女子 ,在唐宋詞中屢見不鮮。李珣《臨江山》雲:“強整嬌姿臨寶鏡,小池一朵芙蓉。”陳師道《菩薩蠻》雲:“玉腕枕香腮,荷花藕上開。”但它們都離開了荷塘的特定環境,冇有具體的形象作為陪襯,而且格調不高。這裡的“ 照影摘花花似麵 ”,俗中見雅,形象逼真。它的精神實質是較高雅的,可以娛悅和陶冶人們的性情。就意義來講,這句話寫的是采蓮女子先是臨水照影,接著伸手采蓮,然後感到花如人麵,不忍去摘。由於層次多,動作性也很強,故很容易揭示人物的內在感情。“芳心隻共絲爭亂 ”一句,便是表現人物的內心矛盾。芳心,是形容姑娘們美好的心靈。“絲”字指采摘蓮花拗斷蓮梗時從斷口中拉出來的絲,即溫庭筠《達摩支曲》所雲“拗蓮作寸絲難絕”的絲。隨事生發,信手拈來,以此絲之亂擬彼心之亂,構想絕妙。
下片場麵漸漸變得緊張。天晚了,起風了,荷塘上湧起陣陣波濤。采蓮船在風浪中顛簸、掙紮,有的竟被風浪衝散,似乎隻剩下一個采蓮姑娘。“鸂鶒灘頭風浪晚”七個字渲染出一種緊張氣氛。鸂鶒是一種類似鴛鴦的水鳥,而色多紫,性喜水上偶遊,故又稱紫鴛鴦 。接著詞筆轉而寫采蓮姑娘尋找失散的夥伴。
“露重煙輕”,是具體地描繪暮色。此時天幕漸漸暗下來,暮色蒼茫,能見度極低,也許失散的夥伴相去不遠,但采蓮姑娘卻找不到她們。其焦急之情,倉皇之狀,令人可以想見。
在結尾之前,詞情有一個跳躍,上麵說姑娘在尋找夥伴,但到底找到了冇有,詞人未作具體交代。根據“ 隱隱歌聲歸棹遠 ”一句來看,她們已快樂地回家,當然是找到了;而“離愁引著江南岸”,則似若有所失,又象是冇有找到 。境界迷離惝恍 ,啟人遐想,曲終而味永,正是這首詞的妙處。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歐陽修简介查看全部

歐陽修歐陽修(1007-1073),字永叔,號醉翁,又號六一居士。漢族,吉安永豐(今屬江西)人,自稱廬陵(今永豐縣沙溪人)。諡號文忠,世稱歐陽文忠公,北宋卓越的文學家、史學家。歐陽修出生於四川綿州(今四川綿陽市涪城區內),祖籍:江西永豐,北宋時期政治家、文學家、史學家和詩人。字永叔,諡 歐陽修像號文忠,號醉翁,晚年又號六一居士。與(唐朝)韓愈、柳宗元、(宋朝)王安石、蘇洵、蘇軾、蘇轍、曾鞏合稱“唐宋八大家”。千古文章四大家:韓,柳,歐,蘇(唐代韓愈、柳宗元和北宋歐陽修、蘇軾)。

歐陽修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