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李賀的诗 > 馬詩二十三首

《馬詩二十三首》

年代:唐 作者: 李賀
龍脊貼連錢,銀蹄白踏煙。
無人織錦韂,誰為鑄金鞭。

臘月草根甜,天街雪似鹽。
未知口硬軟,先擬蒺藜銜。

忽憶周天子,驅車上玉山。
鳴騶辭鳳苑,赤驥最承恩。

此馬非凡馬,房星本是精。
向前敲瘦骨,猶自帶銅聲。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鉤。
何當金絡腦,快走踏清秋。

饑臥骨查牙,粗毛刺破花。
鬣焦珠色落,發斷鋸長麻。

西母酒將闌,東王飯已乾。
君王若燕去,誰為曳車轅?

赤兔無人用,當須呂布騎。
吾聞果下馬,羈策任蠻兒。

催榜渡烏江[1],神騅泣向風。
君王[2]今解劍,何處逐英雄?

內馬賜宮人,銀韉刺麒麟。
午時鹽阪上,蹭蹬溘風塵。

批竹初攢耳,桃花未上身。
他時須攪陣,牽去借將軍。

寶玦誰家子,長聞俠骨香。
堆金買駿骨,將送楚襄王。

香襆赭羅新,盤龍蹙蹬鱗。
回看南陌上,誰道不逢春?

不從桓公獵,何能伏虎威?
一朝溝隴出,看取拂雲飛。

唐劍斬隋公,□[3]毛屬太宗。
莫嫌金甲重,且去捉飄風。

白鐵銼青禾,砧間落細莎。
世人憐小頸,金埒畏長牙。

伯樂向前看,旋毛在腹間。
隻今掊白草,何日驀青山?

蕭寺馱經馬,元從竺國來。
空知有善相,不解走章台。

重圍如燕尾,寶劍似魚腸。
欲求千裡腳,先采眼中光。

暫係騰黃馬,仙人上彩樓。
須鞭玉勒吏,何事謫高州?

漢血到王家,隨鸞撼玉珂。
少君騎海上,人見是青騾。

武帝愛神仙,燒金得紫煙。
廄中皆肉馬,不解上青天。
分类标签:描寫馬 懷才不遇

作品赏析

【注釋】:
[1]烏江:一作江東。
[2]君王:一作吾王。
[3]“卷”下換“毛”。

此馬非凡馬,房星本是精。
向前敲瘦骨,猶自帶銅聲。
這首詩寫馬的素質好,但遭遇不好。用擬物的手法寫人,寫自己,是一種「借題發揮」的婉曲寫法。

  首句開門見山,直言本意,肯定並且強調詩歌所表現的是一匹非同尋常的好馬。起句平直,實在冇有多少詩味。

  次句「房星本是星」,乍看起來象是重複第一句的意思。「房星」指馬,句謂房星原是天上的星宿,也就是說這匹馬本不是塵世間的凡物。如果這句的含義僅限於此,與首句幾乎一模一樣,那就犯了重遝的毛病。詩隻四句,首句平平,次句又作了一次重複,那麼這首詩就有一半索然無味,冇有價值。但如細細咀嚼,便會發現第二句彆有新意,隻是意在言外,比較隱晦曲折。《晉書·天文誌》中有這樣一段話:「房四星,亦曰天駟,為天馬,主車駕。房星明,則王者明。」它把「房星」和「王者」直接聯係起來,就是說馬的處境如何與王者的明暗、國家的治亂息息相關。既然馬的素質好遭遇不好,那麼,王者不明,政事不理的狀況就不言可喻了。這是一種「滲透法」,通過曲折引申,使它所表達的實際意義遠遠超過字麵的含義。

  三、四句寫馬的形態和素質。如果說前二句主要是判斷和推理,缺乏鮮明生動的形象,那麼,後二句恰恰相反,它們繪聲繪影,完全借助形象表情達意。李賀寫詩,善於捕捉形象,「狀難見之景如在目前」,這兩句就是突出的例子。「瘦骨」寫形,表現馬的處境;「銅聲」寫質,反映馬的素質。這匹馬瘦骨嶙嶙,顯然境遇不好。在常人的眼裡,它不過是匹筋疲力儘的凡馬,隻有真正愛馬並且善於相馬的人,才不把它當作凡馬看待。「向前敲瘦骨,猶自帶銅聲。」儘管它境遇惡劣,被折騰得不成樣子,卻仍然骨帶銅聲。「銅聲」二字,讀來渾厚凝重,有立體感。它所包含的意思也很豐富:銅聲悅耳,表明器質精良,從而生動地顯示了這匹馬骨力堅勁的美好素質,使內在的東西外現為可聞、可見、可感、可知的物象。「素質」原很抽象,「聲音」也比較難於捉摸,它們都是「虛」的東西。以虛寫虛,而又要化虛為實,的確很不容易,而詩人隻用了短短五個字就做到了,形象化技法之高妙,可說已達到爐火純青的程度。尤其可貴的是,詩歌通過寫馬,創造出物我兩契的深遠意境。詩人懷才不遇,景況淒涼,恰似這匹瘦馬。他寫馬,不過是婉曲地表達出鬱積心中的怨憤之情。

  (朱世英)

大漠沙如雪, 燕山月似鉤。
  何當金絡腦, 快走踏清秋。

  《馬詩》是通過詠馬、讚馬或慨歎馬的命運,來表現誌士的奇才異質、遠大抱負及不遇於時的感慨與憤懣,其表現方法屬比體。而此詩在比興手法運用上卻特有意味。

  一、二句展現出一片富於特色的邊疆戰場景色,乍看是運用賦法:連綿的燕山山嶺上,一彎明月當空;平沙萬裡,在月光下象鋪上一層白皚皚的霜雪。這幅戰場景色,一般人也許隻覺悲涼肅殺,但對於誌在報國之士卻有異乎尋常的吸引力。“燕山月似鉤”與“曉月當簾掛玉弓”(《南園》其六)匠心正同,“鉤”是一種彎刀,與“玉弓”均屬武器,從明晃晃的月牙聯想到武器的形象,也就含有思戰鬥之意。作者所處的貞元、元和之際,正是藩鎮極為跋扈的時代,而“燕山”暗示的幽州薊門一帶又是藩鎮肆虐為時最久、為禍最烈的地帶,所以詩意是頗有現實感慨的。思戰之意也有針對性。平沙如雪的疆場寒氣凜凜,但它是英雄用武之地。所以這兩句寫景實啟後兩句的抒情,又具興義。

  三、四句借馬以抒情:什麼時候才能披上威武的鞍具,在秋高氣爽的疆場上馳騁,建樹功勳呢?《馬詩》其一雲:“龍背鐵連錢,銀蹄白踏煙。無人織錦襜,誰為鑄金鞭?”“無人織錦襜”二句的慨歎與“何當金絡腦”表達的是同一個意思,就是企盼把良馬當作良馬對待,以效大用。“金絡腦”、“錦襜”、“金鞭”統屬貴重鞍具,都是象征馬受重用。顯然,這是作者熱望建功立業而又不被賞識所發出的嘶鳴。

  此詩與《南園(男兒何不帶吳鉤)》都是寫同一種投筆從戎、削平藩鎮、為國建功的熱切願望。但《南園》是直抒胸臆,此詩則屬寓言體或比體。直抒胸臆,較為痛快淋漓;而用比體,則覺婉曲耐味。而詩的一、二句中,以雪喻沙,以鉤喻月,也是比;從一個富有特征性的景色寫起以引出抒情,又是興。短短二十字中,比中見興,興中有比,大大豐富了詩的表現力。從句法上看,後二句一氣嗬成,以“何當”領起作設問,強烈傳出無限企盼意,且有唱歎味;而“踏清秋”三字,聲調鏗鏘,詞語搭配新奇,蓋“清秋”草黃馬肥,正好馳驅,冠以“快走”二字,形象暗示出駿馬輕捷矯健的風姿,恰是“所向無空闊,真堪托死生。驍騰有如此,萬裡可橫行”(杜甫《房兵曹胡馬》)。所以字句的鍛煉,也是此詩藝術表現上不可忽略的成功因素。

  (周嘯天)


武帝愛神仙,燒金得紫煙。
廄中皆肉馬,不解上青天。
  這是一首耐人玩味的諷刺小品。詩人借古喻今,用詼諧、辛辣的筆墨表現嚴肅、深刻的主題。

  前二句寫漢武帝煉丹求仙的事。武帝一心想長生不老,命方士煉丹砂為黃金以服食,耗費了大量錢財。結果怎樣呢?所得的不過是一縷紫煙而已。「得」字,看似平常,卻極有份量,對煉丹求仙的荒誕行徑作了無情的鞭撻和辛辣的嘲諷,深得「一字褒貶」之妙。

  後兩句寫馬,緊扣詩題。「廄中皆肉馬,不解上青天」,迫切希望能飛升成仙的漢武帝,不豢養能夠「拂雲飛」、「捉飄風」的天馬,而讓不中用的「肉馬」充斥馬廄。用「肉馬」形容馬平庸低劣,非常精當。由於是「禦馬」,吃住條件優越,一個個喂得肥大笨重。這樣的馬在地麵上奔跑都有困難,怎麼可以騎著它上天呢!這兩句寓意頗深,除暗示武帝求天馬上青天的迷夢破滅外,還隱喻當時有才有識之士被棄置不用,而平庸無能之輩,一個個受到拔擢,竊據高位,擠滿朝廷。試問:依靠這些人怎麼可能使國家蒸蒸日上,實現清明的政治理想?此詩集中地諷刺了當時最高統治者迷信昏庸,所用非人,穎鋒內藏,含蘊豐富,而又出之以「嬉笑」,讀來使人感到輕鬆爽快,這在李賀作品中是很少見的。

  (朱世英)
-----------------------------------------------
其一
龍脊貼連錢,銀蹄白踏煙。無人織錦韂,誰為鑄金鞭。

注:
1:龍脊貼連錢:杜詩:“渥窪騏驥兒,尤異是龍脊。” 連錢,毛紋如銅錢者。
2:銀蹄白踏煙:漢《天馬歌》:“足銀砧兮破層冰。” 白踏煙,謂揚塵如踏白煙也。
3:無人織錦韂:韂,音贍,錦韂障泥也。
4:誰為鑄金鞭:陳沈炯《少年行》雲:“陳王裝腦勒,晉後鑄金鞭。”

其二
臘月草根甜,天街雪似鹽。未知口硬軟,先擬蒺藜衘。

注:
1:天街雪似鹽:天街,官道也。《世說》雲:“謝胡兒詠雪雲:撒鹽空中差可擬。”
2:蒺藜:草名,生於沙地。

其三
忽憶周天子,驅車上玉山。鳴騶辭鳳苑,赤驥最承恩。

注:
1:忽憶周天子:周天子,周穆王姬滿也。
2:驅車上玉山:《山海經》雲:“玉山,王母所居,多玉石。”
3:鳴騶:車馬聲也。
4:赤驥最承恩:《穆天子傳》雲:“天子之駿有八,一赤驥,二盜驪,三白義,四逾輪,五山子,六渠黃,七驊騮,八騄耳。”

其四
此馬非凡馬,房星本是星。向前敲瘦骨,猶自帶銅聲。

注:
1:房星本是星:吳正子雲:“下星當作精。”《爾雅》:“天駟,房也。”注雲:“龍為天馬,故房四星謂之天駟。‘
2:向前敲瘦骨:杜詩:“胡馬大宛名,鋒棱瘦骨成。”

其五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鉤。何當金絡腦,快走踏清秋。

注:
1:燕山:燕然山也。
2:何當金絡腦:鮑昭詩;“驄馬金絡頭。”

其六
饑臥骨查牙,粗毛刺破花。鬛焦朱色落,發斷鋸長麻。

注:
1:查牙:雜亂。此指馬骨突露。
2:鬛焦朱色落:《山海經》雲:“犬戎國有文馬,縞身朱鬛。”
3:長麻:以製馬絡頭也。言磨破絡頭,若發斷被鋸也。

其七
西母酒將闌,東王飯已乾。君王若燕去,誰為拽車轅。

注:
1:西母酒將闌:言瑤池宴罷也。
2:東王飯已乾:東王,《太平廣記》:“金母者,西王母也;木公者,東王公也。此二元尊,乃陰陽之父母,天地之本源,化生萬靈,育養 群品。木公為男仙之主,金母為女仙之宗。長生飛化之士,升天之初,先覲金母,後謁木公,然後升三清,朝太上矣。”

其八
赤兔無人用,當須呂布騎。吾聞果下馬,羈策任蠻兒。

注:
1:赤兔無人用:呂布有駿馬,名赤兔,能飛城越塹,時人語曰:人中有呂布,馬中有赤兔。
2:吾聞果下馬:《魏誌》雲:“濊國出果下馬。漢時獻之,可乘於果樹下行。”

其九
飂叔去匆匆,如今不豢龍。夜來霜壓棧,駿骨折西風。

注:
1:飂叔去匆匆,如今不豢龍:《左傳》雲:“昔有飂叔安裔子曰:董父實甚好龍,能求其耆欲飲食之,龍多歸焉。乃擾畜之,以服事 舜。舜賜姓曰董氏,曰:豢龍。”飂,國名,叔安其君名也,今長吉去安字,而曰飂叔。
2:棧:馬棚也。

其十
催榜渡烏江,神騅泣向風。君王今解劍,何處逐英雄。

注:
1:催榜渡烏江:榜,音謗,船棹也。《楚辭.九章》:“齊吳榜而撃汰。”項羽渡烏江,亭長艤船待,羽曰:吾知公長者,吾騎此馬 五歲,所當無敵,一日千裡,吾不忍殺,以賜公。“羽馬名騅。

其十一
內馬賜宮人,銀韉刺騏驎。午時鹽阪上,蹭蹬溘風塵。

注:
1:內馬:宮廷之馬。
2:銀韉刺騏驎:太白詩:“銀鞍照白馬。” 刺,刺圖紋也。
3:午時鹽阪上:《戰國策》載:伯樂見一千裡馬,服鹽車而上太行外阪,遷延負棘而不能上。”
4:蹭蹬:失路也。
5:溘:依也。

其十二
批竹初攢耳,桃花未上身。他時須攪陣,牽去借將軍。

注:
1:批竹初攢耳:《相馬經》雲:“耳如削竹筒。”杜詩:“竹批雙耳峻。”
2:桃花:黃白雜色者,桃花馬也。

其十三
寶玦誰家子,長聞俠骨香。堆金買駿骨,將送楚襄王。

注:
1:寶玦誰家子:玦佩,如環而缺。古者逐臣則賜以玦,取決去之義。
2:長聞俠骨香:太白樂府:“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
3:堆金買駿骨:〈〈戰國策〉〉雲:“郭隗謂燕昭王曰:古人有以千金求千裡馬者,涓人請求之三月,得千裡馬,馬已死,買其骨 五百金,以報君。君怒曰:所求生馬,安事死馬而捐五百金?涓人曰:死馬且買之,況生馬乎?馬今至矣。於是得千裡馬三。”今雲 楚襄王,或指所投非人。

其十四
香襆赭羅新,盤龍蹙鐙鱗。回看南陌上,誰道不逢春。

注:
1:香襆:香帕,以蓋馬鞍也。
2:盤龍蹙鐙鱗:謂精工也。蹙,蹙金,金線刺繡也。

其十五
不從桓公獵,何能伏虎威。一朝溝隴出,看取拂雲飛。

注:
1:不從桓公獵,何能伏虎威:〈〈管子〉〉:“桓公乘馬,虎望之而伏。仲曰:意君乘駁馬而洀洹,迎日而馳乎?公曰:然。仲曰 :此駁象也,駁食虎豹,故虎疑焉。”洀洹,音盤桓。

其十六
唐劍斬隋公,拳毛屬太宗。莫嫌金甲重,且去捉颴風。

注:
1:拳毛屬太宗;唐太宗伐劉黑闥,有駿馬名拳毛獅子驄。杜詩:“昔日太宗拳毛騧。”
2:捉颴風:追旋風。

其十七
白鐡銼青禾,砧間落細莎。世人憐小頸,金埓畏長牙。

注:
1:白鐡:剉草刀也。
2:砧間落細莎:砧板間,切細草也。
1:世人憐小頸:〈〈相馬經〉〉:“大頭小頸為一裸。”〈〈爾雅〉〉雲:“小領盜驪。”釋雲:"領頸也。"
2:金埓畏長牙:晉王濟買洛地為馬埒,編錢滿之,時謂金溝。埓,圍牆也。長牙,馬長牙易怒。

其十八
伯樂向前看,旋毛在腹間。祗今掊白草,何日驀青山。

注:
1:旋毛在腹間:〈〈爾雅〉〉注雲:“旋毛在腹下者,千裡馬。”〈〈相馬經〉〉雲:“當腹間有旋,名曰乘鐙旋。”
2:掊:猶克扣。
3:驀:騰越。

其十九
蕭寺馱經馬,元從竺國來。空知有善相,不解走章台。

注:
1:蕭寺馱經馬:蕭衍造寺,泛指寺院。漢明帝以白馬馱經回,建白馬寺。
2:走章台:謂取功名也。


其二十
重圍如燕尾,寶劍似魚腸。欲求千裡腳,先采眼中光。

注:
1:重圍:雙重玉帶圍腰也。
2:寶劍似魚腸:〈〈吳越春秋〉〉雲:“歐冶作劍五枚,其四曰魚腸。專諸以刺吳王僚。”
3:眼中光:目大而有光彩,良馬也。

其二十一
暫係騰黃馬,仙人上彩樓。須鞭玉勒吏,何事謫髙州。

注:
1:暫係騰黃馬:〈〈山海經〉〉雲:“騰黃,神黃也,一曰乘黃,飛黃,或作古黃,翠黃,狀如狐背,有兩角,乘之壽千歲。”
2:玉勒吏:奴馬者也。
3:髙州:今茂名。放逐之地也。

其二十二
汗血到王家,隨鸞撼玉珂。少君騎海上,人見是青騾。

注:
1:汗血到王家:《漢書》:“武帝伐大宛,獲汗血馬。”
2:鸞:鑾,天子所乘車也。
3:玉珂:馬飾也。
4:少君騎海上:《神仙彆傳》雲:“李少君死後,有人見之,在河東蒲阪乘青騾。”帝聞之,發棺,皆無所有矣。

其二十三
武帝愛神仙,燒金得紫煙。廄中皆肉馬,不解上青天。

注:
1:武帝愛神仙,燒金得紫煙:此言漢武求仙燒金,但得紫煙而已。
2:廄中皆肉馬,不解上青天:藥不成也,徒有凡馬,豈能上天乎?
--------鳳尾竹客 撰<李長吉歌詩箋注輯評>---------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李賀简介查看全部

李賀李賀(790~816),唐代著名詩人,漢族,河南福昌人。字長吉,世稱李長吉、鬼才、詩鬼等,與李白、李商隱三人並稱唐代“三李”。祖籍隴西,生於福昌縣昌穀(今河南洛陽宜陽縣)。一生愁苦多病,僅做過3年從九品微官奉禮郎,因病27歲卒。李賀是中唐浪漫主義詩人的代表,又是中唐到晚唐詩風轉變期的重要人物。同名名人有1940年出生的當代英語教授等。

李賀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