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馮延巳的诗 > 謁金門·風乍起

《謁金門·風乍起》

年代:唐 作者: 馮延巳
風乍起,
吹縐一池春水。
閒引鴛鴦香徑裡,
手挼紅杏蕊。

鬥鴨闌乾獨倚,
碧玉搔頭斜墜。
終日望君君不至,
舉頭聞鵲喜。
分类标签:婉約詩
查看全部【謁金門】(约250首) 查看馮延巳的全部【謁金門】

作品赏析

【注釋】

①乍:忽然。
②閒引:無聊地逗引著玩。
③挼:揉搓。
④鬥鴨:以鴨相鬥為歡樂。鬥鴨闌和鬥雞台,都是官僚顯貴取樂的場所。
⑤碧玉搔頭:即碧玉簪。

【評解】

馮延巳擅長以景托情,因物起興的手法,蘊藏個人的哀怨。寫得清麗、細密、委婉、
含蓄。這首膾炙人口的懷春小詞,在當時就很為人稱道。尤其“風乍起,吹縐一池春水”,
是傳誦古今的名句。詞的上片,以寫景為主,點明時令、環境及人物活動。下片以抒情
為主,並點明所以煩愁的原因。

【集評】

四印齋刻《陽春集序》:馮詞類多勞人、思婦之作,“憂生念亂,意內而言外。”
據馬令《南唐書》卷二十一載,當時中主李璟曾戲問馮延巳:“吹縐一池春水,乾
卿何事?”馮答道:“夫如陛下‘小樓吹徹玉笙寒’。”中主悅。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風乍起”二句破空而來,在有意無意間,如柴浮
水,似沾非著,宜後主盛加稱賞。此在南唐全盛時作。
“喜聞鵲報”句,殆有束帶彈冠之慶及效忠儘瘁之思也。
《蓼園詞選》引沈際飛雲:聞鵲報喜,須知喜中還有疑在,無非望幸希寵之心,而
語自清雋。
賀裳《皺水軒詞筌》:南唐主(李璟)語馮延巳曰:“‘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
何與卿事?”馮曰:“未若‘細雨夢回雞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不可使聞於鄰國。
然細看詞意,含蓄尚多。又雲:“無憑諧鵲語,猶覺暫心寬”,韓偓語也。馮延巳去偓
不多時,用其語曰:“終日望君君不至,舉頭聞鵲喜。”雖竊其意,而語加蘊藉。
陳秋帆《陽春集箋》:考古今詞家選籍,如《尊前集》、《花庵詞選》、《草堂詩
餘》、《花草粹編》、《曆代詩餘》、《唐五代詞選》、《詞林紀事》等,均作馮詞,
尤為可證。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馮延巳简介查看全部

馮延巳 馮延巳 (903--960)又名延嗣,字正中,五代廣陵(今江蘇省揚州市)人。在南唐做過宰相,生活過得很優裕、舒適。他的詞多寫閒情逸致辭,文人的氣息很濃,對北宋初期的詞人有比較大的影響。宋初《釣磯立談》評其“學問淵博,文章穎發,辯說縱橫”,其詞集名《陽春集》。 仕途之路  南唐開國時,因為多才藝,先主李昪任命他為秘書郎,讓他與太子李璟交遊。後來李璟為元帥,馮延巳在元帥府掌書記。李璟登基的第二年

馮延巳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