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杜甫的诗 > 蜀相

《蜀相》

年代:唐 作者: 杜甫
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
映階碧草自春色,隔葉黃鸝空好音。
三顧頻煩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
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分类标签:唐詩三百首 懷古詩 詠史詩 憂國憂民

作品赏析

【注解】:
1、蜀相:三國時蜀國丞相,指諸葛亮。
2、錦官城:現四川省城都市。
3、自:空。
4、三顧:指劉備三顧茅廬。
5、兩朝:劉備、劉禪父子兩朝。
6、開濟:指幫助劉備開國和輔佐劉禪繼位。

【韻譯】:
何處去尋找武侯諸葛亮的祠堂?
在成都城外那柏樹茂密的地方。
碧草照映台階呈現自然的春色,
樹上的黃鸝隔枝空對婉囀鳴唱。
定奪天下先主曾三顧茅廬拜訪,
輔佐兩朝開國與繼業忠誠滿腔。
可惜出師伐魏未捷而病亡軍中,
長使曆代英雄們對此涕淚滿裳!

【評析】:
??這是一首詠史詩。作者借遊覽武侯祠,稱頌丞相輔佐兩朝,惋惜他出師未捷而身
死。既有尊蜀正統觀念,又有才困時艱的感慨。
??詩的前半首寫祠堂的景色。首聯自問自答,寫祠堂的所在。頷聯“草自春色”、
“鳥空好音”,寫祠堂的荒涼,字裡行間寄寓感物思人的情懷。後半首寫丞相的為
人。頸聯寫他雄才大略(“天下計”)忠心報國(“老臣心”)。末聯歎惜他壯誌未
酬身先死的結局,引得千載英雄,事業未竟者的共鳴。
--引自"超純齋詩詞"bookbest.163.net 翻譯、評析:劉建勳

【簡析】:
懷著對三國時蜀丞相諸葛亮的深深敬意,緬懷他生前的顯赫功勳,並寄予了無窮的感歎,也蘊藉著詩人匡時濟世的抱負和失望心情。


  題曰“蜀相”,而不曰“諸葛祠”,可知老杜此詩意在人而不在祠。然而詩又分明自祠寫起。何也?蓋人物千古,莫可親承;廟貌數楹,臨風結想。因武侯祠廟而思蜀相,亦理之必然。但在學詩者,虛實賓主之間,詩筆文情之妙,人則祠乎?祠豈人耶?看他如何著墨,於此玩索,宜有會心。
  開頭一句,以問引起。祠堂何處?錦官城外,數裡之遙,遠遠望去,早見翠柏成林,好一片蔥蔥鬱鬱,氣象不凡那就是諸葛武侯祠所在了。這首一聯,開門見山,灑灑落落,而兩句又一問一答,自開自合。
  接下去,老杜便寫到映階草碧,隔葉禽鳴。
  有人說:“那首聯是起,此頷聯是承,章法井然。”不錯。又有人說:“從城外森森,到階前碧色,迤迤邐邐,自遠望而及近觀,由尋途遂至入廟,筆路最清。”也不錯。不過,倘若僅僅如此,誰個不能?老杜又在何處呢?
  有人說:既然你說詩人意在人而不在祠,那他為何八句中為碧草黃鸝、映階隔葉就費去了兩句?此豈不是正寫祠堂之景?可知意不在祠的說法不確。
  又有人說:杜意在人在祠,無須多論,隻是律詩幅短,最要精整,他在此題下,竟然設此二句,既無必要,也不精彩;至少是寫“走”了,豈不是老杜的一處敗筆?
  我說:哪裡,哪裡。莫拿八股時文的眼光去衡量杜子美。要是句句“切題”,或是寫成“不啻一篇孔明傳”,諒他又有何難。如今他並不如彼。道理定然有在。
  須看他,上句一個“自”字,下句一個“空”字。此二字適為拗格,即“自”本應平聲,今故作仄;“空”本應仄聲,今故作平。彼此互易,聲調上的一種變換美。吾輩學詩之人,斷不能於此等處失去心眼。
  且說老杜風塵澒洞,流落西南,在錦城定居之後,大約頭一件事就是走謁武侯祠廟。“丞相祠堂何處尋”?從寫法說,是開門見山,更不紆曲;從心情說,祠堂何處,向往久矣!當日這位老詩人,懷著一腔崇仰欽慕之情,問路尋途,奔到了祠堂之地他既到之後,一不觀賞殿宇巍巍,二不瞻仰塑像凜凜,他“首先”注意的卻是階前的碧草,葉外的黃鸝!這是什麼情理?
  要知道,老杜此行,不是“旅遊”,入祠以後,殿宇之巍巍,塑像之凜凜,他和普通人一樣,自然也是看過了的。不過到他寫詩之時(不一定即是初謁祠堂的當時),他感情上要寫的絕不是這些形跡的外觀。他要寫的是內心的感受。寫景雲雲,已是活句死參;更何況他本未真寫祠堂之景?
  換言之,他正是看完了殿宇之巍巍,塑像之凜凜,使得他百感中來,萬端交集,然後才越發覺察到滿院萋萋碧草,寂寞之心難言;才越發感受到數聲嚦嚦黃鸝,荒涼之境無限。
  在這裡,你才看到一位老詩人,獨自一個,滿懷心事,徘徊瞻眺於武侯祠廟之間。
  冇有這一聯兩句,詩人何往?詩心安在?隻因有了這一聯兩句,才讀得出下麵的腹聯所說的三顧頻煩(即屢屢、幾次,不是頻頻煩請),兩朝開濟(啟沃匡助),一方麵是知人善任,終始不渝;一方麵是鞠躬儘瘁,死而後已;一方麵付托之重,一方麵圖報之誠:這一切,老杜不知想過了幾千百回,隻是到麵對著古廟荒庭,這才寫出了諸葛亮的心境,字字千鈞之重。莫說古人隻講一個“士為知己者死”,難道詩人所理解的天下之計,果真是指“劉氏子孫萬世皇基”不成?老臣之心,豈不也懷著華夏河山,蒼生水火?一生誌業,六出祁山,五丈原頭,秋風瑟瑟,大星遽隕,百姓失聲……想到此間,那階前林下徘徊的詩人老杜,不禁汍瀾被麵,老淚縱橫了。
  庭草自春,何關人事;新鶯空囀,祗益傷情。老杜一片詩心,全在此處凝結,如何卻說他是“敗筆”?就是“過渡”雲雲(意思是說,杜詩此處頷聯所以如此寫,不過是為自然無跡地過渡到下一聯正文),我看也還是隻知正筆是文的錯覺。
  有人問:長使英雄淚滿襟袖的英雄,所指何人?答曰:是指千古的仁人誌士,為國為民,大智大勇者是,莫作“躍馬橫槍”“拿刀動斧”之類的簡單解釋。老杜一生,許身稷契,誌在匡國,亦英雄之人也。說此句實包詩人自身而言,方得其實。
  然而,老杜又絕不是單指個人。心念武侯,高山仰止,也正是寄希望於當世的良相之材。他之所懷者大,所感者深,以是之故,天下後世,凡讀他此篇的,無不流涕,豈偶然哉! 
(周汝昌)

上元元年(760)春 ,詩人由秦州漂泊到成都,耕讀浣花溪畔。成都是當年蜀漢建都的地方,城西北有諸葛亮廟,稱武侯祠。詩人尋幽憑吊,寫下這首七律《 蜀相》,抒發對這位偉大政治家的才智品德的崇敬和功業未遂的感慨。全詩熔情、景、議於一爐,既有對曆史的評說,又有現實的寓托,在曆代詠讚諸葛亮的詩篇中,堪稱絕唱。

古典詩歌中常以問答起句,突出感情的起伏不平。這首詩的首聯也是如此。“丞相祠堂何處尋 ?錦官城外柏森森 。”一問一答,一開始就形成濃重的感情氛圍,籠罩全篇。上句“丞相祠堂”直切題意,語意親切而又飽含崇敬 。“何處尋”,不疑而問,加強語勢,並非到哪裡去尋找的意思。諸葛亮在曆史上頗受人民愛戴 ,尤其在四川成都,祭祀他的廟宇很容易找到。“尋”字之妙在於它刻畫出詩人那追慕先賢的執著感情和虔誠造謁的悠悠我思。下句“錦官城外柏森森”,指出詩人憑吊的是成都郊外的武侯祠。這裡柏樹成蔭,高大茂密,呈現出一派靜謐肅穆的氣氛。柏樹生命長久,常年不凋,高大挺拔,有象征意義,常被用作祠廟中的觀賞樹木。作者抓住武侯祠的這一景物,展現出柏樹那偉岸、蔥鬱、蒼勁、樸質的形象特征,使人聯想到諸葛亮的精神,不禁肅然起敬。接著展現在讀者麵前的是茵茵春草,鋪展到石階之下,映現出一片綠色;隻隻黃鶯,在林葉之間穿行,發出宛轉清脆的叫聲。

第二聯“映階碧草自春色,隔葉黃鸝空好音”所描繪的這些景物,色彩鮮明,音韻瀏亮,靜動相襯,恬淡自然,無限美妙地表現出武侯祠內那春意盎然的景象 。然而,自然界的春天來了,祖國中興的希望又在哪裡呢?想到這裡,不免又產生了一種哀愁悵惆的感覺,因此說是“自春色”、“空好音”。“自”和“空”互文,刻畫出一種靜態和靜境。詩人將自己的主觀情意滲進了客觀景物之中,使景中生意,把自己內心的憂傷從景物描寫中傳達出來,反映出詩人憂國憂民的愛國精神。透過這種愛國思想的折射,詩人眼中的諸葛亮形象就更加光彩照人 。“三顧頻煩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

第三聯濃墨重彩,高度概括了諸葛亮的一生。上句寫出山之前,劉備三顧茅廬,諸葛亮隆中對策,指出諸葛亮在當時就能預見魏蜀吳鼎足三分的政治形勢,並為劉備製定了一整套統一國家之策,足見其濟世雄才。下句寫出山之後,諸葛亮輔助劉備開創蜀漢,匡扶劉禪,頌揚他為國嘔心瀝血的耿耿忠心。兩句十四個字,將人們帶到戰亂不已的三國時代,在廣闊的曆史背景下,刻劃出一位忠君愛國、濟世扶危的賢相形象。懷古為了傷今。此時,安史之亂尚未平定,國家分崩離析,人民流離失所,使詩人憂心如焚。他渴望能有忠臣賢相匡扶社稷,整頓乾坤,恢複國家的和平統一。正是這種憂國思想凝聚成詩人對諸葛亮的敬慕之情;在這一曆史人物身上,詩人寄托自己對國家命運的美好憧憬。詩的最後一聯“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詠歎了諸葛亮病死軍中功業未成的曆史不幸。諸葛亮齎誌以歿的悲劇性結局無疑又是一曲生命的讚歌,他以行動實踐了“鞠躬儘瘁,死而後已”的誓言,使這位古代傑出政治家的精神境界得到了進一步的升華,產生使人奮發興起的力量。

總的說來,這首詩分兩部分,前四句憑吊丞相祠堂,從景物描寫中感懷現實,透露出詩人憂國憂民之心;後四句詠歎丞相才德,從曆史追憶中緬懷先賢,又蘊含著詩人對祖國命運的許多期盼與憧憬。全詩蘊藉深厚,寄托遙深,造成深沉悲涼的意境。

在藝術表現上,設問自答,以實寫虛,情景交融,敘議結合,結構起承轉合、層次波瀾,又有煉字琢句、音調和諧的語言魅力,使人一唱三歎,餘味不絕。稱杜詩“沉鬱頓挫”,《蜀相》就是典型代表。

------------------------
此公初至成都時作。先主建安二十六年即帝位,冊亮為丞相,錄尚書事。《方輿勝覽》:廟在府西北二裡。武侯初亡,百姓遇節朔,各私祭於道中。李雄稱王,始為廟於少城內。桓溫平蜀,夷少城,獨存孔明廟。

  丞相祠堂何處尋①?錦官城外柏森森②。映階碧草自春色③,隔葉黃鸝空好音④。三顧頻繁天下計⑤,兩朝開濟老臣心⑥。出師未捷身先死⑦,長使英雄淚滿襟⑧。

  (上四祠堂之景,下四丞相之事。首聯,自為問答,記祠堂所在。草自春色,鳥空好音,此寫祠廟荒涼,而感物思人之意,即在言外。天下計,見匡時雄略。老臣心,見報國苦衷。有此兩句之沉摯悲壯,結作痛心酸鼻語,方有精神。宋宗忠簡公臨歿時誦此二語,千載英雄有同感也。)

  ①直書丞相,尊正統名臣也。朱子《綱目》大書丞相亮出師,先後同旨。題稱蜀相,仍舊稱耳。《寰宇記》:諸葛武侯祠,在先主廟西,府城西有故宅。王逸《楚辭注》:“公卿祠堂。”②《華陽國誌》:成都西城,故錦官城也。錦江,織錦濯其中則鮮明,他江則不好,故命曰錦官。孫季昭曰:成都呼為錦官城,以江山明麗,錯雜如錦也。【趙注】或以其地有錦官,如銅官、鹽官之類。此更見官字取義。嘗觀範至能參政作詩,每官為一集,所著《錦官集》,蓋鎮成都時作,乃親見成都為錦官城,故取以名之耳。【顧注】《儒林公議》曰:成都先主廟側,有諸葛武侯祠,祠前有大柏,係孔明手植,圍數丈,唐相段文昌有詩刻存焉。唐末漸枯,曆王建、孟知祥二偽國不複生,然亦不敢伐。皇宋乾德五年丁卯夏五月,枯柯再生。餘於皇祐初守成都,又八十年矣,新技聳雲,枯乾存者若老龍之形,正所謂柏森森也。潘嶽《懷舊賦》:“柏森森以攢植。”③江淹詩:“幽冀生碧草。”謝朓詩:“春色滿皇州。”④陸璣《詩疏》:“黃鳥,黃鵬留也,或謂之黃栗留,幽州人謂之黃鶯,一名倉庚,一名商庚,一名鵹黃,一名楚雀,齊人謂之摶黍。”何遜詩:“黃鵬隱葉飛。”《詩》:“■睆黃鳥,載好其音。”何遜《行孫氏陵》詩:“山鶯空樹響,壟月自秋暉。”空字、自字,不勝寥落之感,此詩即用其意。⑤《出師表》:“三顧臣於草廬之中。”頻繁,言頻數繁多也。陸雲詩:“黃鉞授征,錫命頻繁。”庚亮《辭中書令表》:“頻煩省闥,出總六軍。”《韓非子》:“周公旦假為天子七年,非為天下計也,為其職也。”⑥兩朝,指先主、後主。《杜臆》謂欲複高光舊業,似遠。《賈誼傳》:“搴兩朝之器。”【朱瀚注】開濟,謂章武開基,建興濟美。《諡法》:“開物濟務。”《司馬瑋傳》:“性開濟好施。”又《桓宣傳》:“開濟篤素。”趙充國曰:“無逾於老臣矣。”⑦《諸葛亮傳》:“亮悉大眾,由斜穀出,據武功五丈原,與司馬懿對於渭南,相持百餘日,疾卒於軍。⑧《蜀誌》:“天下英雄,喁喁有望。”王筠詩:“淚滿橫波目。”周甸曰:薛逢《籌筆驛》詩:“出師表上留遺恨,猶自千年激壯夫。”羅隱《武侯祠》詩:“時來天地雖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籲!漢運告終,天嗇其壽,使不能儘展其才,以光複大業。讀二三君子之詩,未嘗不流涕歎息也。

  楊慎曰:正德戊寅,於武侯祠見壁間有詩雲:“劍江春水綠沄沄,五丈原頭日又暖。舊業未能歸後主,大星先已落前軍。南陽祠宇空秋草,西蜀關山隔暮雲。正統不慚傳萬古,莫將成敗論三分。”此詩始終皆武侯事,雖子美或未過之,惜不知其姓氏耳。

  今按:杜詩先祠廟而後吊古,此詩先吊古而後祠廟。其雲春水,指當時出師之時;又雲秋草,乃後人謁祠之日。結用“萬古”、“三分”,亦本杜詠懷諸葛詩。但杜是以虛對實,此則以實對虛,尤為斟酌耳。此詩升庵闕其姓名,後閱《七修類稿》,載戴天錫集句,知是元人吳漳作也。
-----------仇兆鼇 《杜詩詳注》-----------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杜甫简介查看全部

杜甫杜甫(公元712—公元770),漢族,河南鞏縣(今鞏義市)人。字子美,自號少陵野老,杜少陵,杜工部等,盛唐大詩人,世稱“詩聖”,現實主義詩人,世稱杜工部、杜拾遺,代表作“三吏”(《新安吏》《石壕吏》《潼關吏》)“三彆”(《新婚彆》《垂老彆》《無家彆》)。原籍湖北襄陽,生於河南鞏縣。初唐詩人杜審言之孫。唐肅宗時,官左拾遺。後入蜀,友人嚴武推薦他做劍南節度府參謀,加檢校工部員外郎。故後世又稱他杜拾遺、杜工部。他憂國憂民,人格高尚,一生寫詩1500多首,詩藝精湛,被後世尊稱為“詩聖”。

杜甫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