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岑參的诗 > 武威送劉判官赴磧西行軍

《武威送劉判官赴磧西行軍》

年代:唐 作者: 岑參
火山五月行人少,看君馬去疾如鳥。
都護行營太白西,角聲一動胡天曉。
分类标签:送彆詩

作品赏析

【注釋】:
  天寶十載(751)五月,西北邊境石國太子引大食(古阿拉伯帝國)等部襲擊唐境,當時的武威(今甘肅武威)太守、安西節度使高仙芝將兵三十萬出征抵抗。此詩是作者於武威送僚友劉判官(名單)赴軍前之作,“磧西”即安西都護府。這是一首即興口占而頗為彆致的送行小詩。

  首句似即景信口道來,點明劉判官赴行軍的季候(“五月”)和所向。“火山”即今新疆吐魯番的火焰山,海拔四、五百米,岩石多為第三紀砂岩,色紅如火,氣候炎熱。尤其時當盛夏五月,那是“火雲滿山凝未開,鳥飛千裡不敢來”(《火山雲歌送彆》)的。鳥且不敢飛,無怪“行人少”了。所以此句還寫出了火山赫赫炎威。而那裡正是劉判官赴軍必經之地。這裡未寫成行時,先出其路難行之懸念。常人視火山為畏途,讀者便等著看劉判官的了。

  接著便寫劉判官過人之勇。“看君馬去疾如鳥”,使讀者如睹這樣景象:烈日炎炎,黃沙莽莽,在斷絕人煙的原野上,一匹飛馬掠野而過,向火山撲去。那騎者身手何等矯健不凡!以鳥形容馬,不僅寫出其疾如飛,又通過其小,反襯出原野之壯闊。本是“鳥飛千裡不敢來”的火山,現在竟飛來這樣一隻不避烈焰的勇敢的“鳥”,令人肅然起敬。這就形象地歌頌了劉判官一往無前的氣概。全句以一個“看”字領起,讚歎嘖嘖聲如聞。

  “都護行營太白西。”初看第三句不過點明此行的目的地,說臨時的行營遠在太白星的西邊──這當然是極言其遠的誇張。這樣寫卻顯得很威風,很有氣派。細細品味,這主要是由於“都護行營”和“太白”二詞能喚起莊嚴雄壯的感覺。它們與當前唐軍高仙芝部的軍事行動有關。“太白”,亦稱金星,古人認為它的出現在某種情況下預示敵人的敗亡(“其出西失行,外國敗”,見《史記·天官書》)。明白這一點,末句含意自明。

  “角聲一動胡天曉”這最後一句真可謂一篇之警策。從字麵解會,這是作者遙想軍營之晨的情景。本來是拂曉到來軍營便吹號角,然而在這位好奇詩人天真的心眼裡,卻是一聲號角將胡天驚曉(猶如號角能將兵士驚醒一樣)。這實在可與後來李賀“雄雞一聲天下白”的奇句媲美,顯出唐軍將士回旋天地的淩雲壯誌。聯係上句“太白”出現所預兆的,這句之含蘊比字麵意義遠為深刻,它實際等於說:隻要唐軍一聲號令,便可決勝,一掃如磐夜氣,使西域重見光明。此句不但是賦,而且含有比興、象征之意。正因為如此,這首送彆詩才脫棄一般私誼範疇,而升華到更高的思想境界。

  此詩不落一般送彆詩之窠臼。它冇有直接寫惜彆之情和直言對勝利的祝願。而隻就此地與彼地情景略加誇張與想象,敘述自然,比興得體,頗能壯僚友之行色,惜彆與祝捷之意也就見於言外,在送彆詩中堪稱獨具一格了。

  (周嘯天)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岑參简介查看全部

岑參岑參(cén shēn) (約715年—770年)唐代詩人,原籍南陽(今屬河南新野),遷居江陵(今屬湖北)。漢族,荊州江陵(湖北江陵)人,去世之時56歲,是唐代著名的邊塞詩人。其詩歌富有浪漫主義的特色,氣勢雄偉,想象豐富,色彩瑰麗,熱情奔放,尤其擅長七言歌行。

岑參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