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查詢 > 魏晋詩人 > 曹操的诗 > 觀滄海

《觀滄海》

年代:魏晉 作者: 曹操
東臨碣石,以觀滄海。
水何澹澹,山島竦峙。
樹木叢生,百草豐茂。
秋風蕭瑟,洪波湧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漢燦爛,若出其裡。
幸甚至哉,歌以詠誌。
分类标签:初中

作品赏析

【注釋】:

《步出夏門行》,又名《隴西行》,屬古樂府《相如歌·瑟調曲》。“ 夏門” 原是洛陽北麵西頭的城門,漢代稱夏門,魏晉稱大夏門。古辭僅存“市朝人易,千歲墓平”二句(見《文選》李善注)。《樂府詩集》另錄古辭“邪徑過空廬”一篇,寫升仙得道之事。曹操此篇,《宋書 · 樂誌》歸入《大曲》,題作《碣石步出夏門行》。從詩的內容看,與題意了無關係,可見,隻是借古題寫時事罷了。詩開頭有“豔”辭(序曲),下分《觀滄海》、《冬十月》、《土不同》、 《龜雖壽》四解(章)。當作於建安十二年(207)北征烏桓得勝回師途中。

樂漢末年,正當軍閥逐鹿中原之時,居住在遼西一帶的烏桓強盛起來,他們南下攻城掠地,成為河北一帶的嚴重邊患。建安十年(205),曹操摧毀了袁紹在河北
的統治根基,袁紹嘔血而死,其子袁譚、袁尚逃到烏桓,勾結烏桓貴族多次入塞為害。當時,曹操處於南北夾逼的不利境地:南有盤踞荊襄的劉表、劉備,北有袁氏兄弟和烏桓。為了擺脫被動局麵,曹操采用謀士郭嘉的意見,於建安十二年夏率師北征,五月至無終,秋七月遇大水,傍海大道不通,後接受田疇建議,斷然改道,經徐無山,出廬龍塞,直指柳城,一戰告捷。九月,勝利回師,途經碣石等地,借樂府《步出夏門行》舊題,寫了這一有名的組詩。詩中描寫河朔一帶的風土景物,抒發個人的雄心壯誌,反映了詩人躊躇滿誌、叱吒風雲的英雄氣概。

關於曹操東臨碣石,過去多以為是北征烏桓去時的事,其實,這種看法與史實不符,不可置信。我們用《三國誌》《武帝紀》和《田疇傳》的記載來核對,曹操當時是在北征烏桓的歸途中登上碣石的,因為去時逢大水,傍海大道不通,他隻好改道走徐無山那條小路前往遼西。“九月,公引自柳城還,……十一有至易水”,他應在這年(207)九月或十月初“臨碣石”、“觀滄海”。至於碣石山位於現今何處,目前學術界尚有爭議,或以為此山已沉入現今河北省樂亭縣境的大海中,或以為就是現今河北省昌黎縣北的碣石山。不管怎樣,在曹操登臨時,它應是傍海一帶較高的石山。

“東臨碣石,以觀滄海。水何澹澹,山島竦峙”,頭二句點明“觀滄海”的位置:詩人登上碣石山頂,居高臨海,視野寥廓,大海的壯闊景象儘收眼底。以下十
句描寫,概由此拓展而來。“水何澹澹,山島竦峙”是望海初得的大致印象,有點像繪畫的粗線條。“澹澹”,形容大海水麵浩淼的樣子;“何”,何其,今言“多麼”,是歎美之詞。“澹澹”而加歎美,那滄海的遼闊蒼茫氣象便可想而知了。 在這水波“澹澹”的海上,最先映入眼簾的是那突兀聳立的山島, 它們點綴在平闊的海麵上,使大海顯得神奇壯觀。這兩句寫出了大海遠景的一般輪廓,下麵再層層深入描寫。

“樹木叢生,百草豐茂。秋風蕭瑟,洪波湧起。” 前二句具體寫竦峙的山島:雖然已到秋風蕭瑟,草木搖落的季節,但島上樹木繁茂,百草豐美,給人生意盎然
之感。後二句則是對“水何澹澹”一句的進一層描寫:定神細看,在秋風蕭瑟中的海麵竟是洪波巨瀾,洶湧起伏。這兒,雖是秋天的典型環境,卻無半點蕭瑟淒涼的
悲秋意緒。在我國文學史上,由於作家的世界觀和處境等種種原因,自宋玉《九辯》開悲秋文學的先聲之後,多少騷人墨客因秋風而臨風灑淚,見落葉而觸景傷情!然而,曹操卻能麵對蕭瑟秋風,極寫大海的遼闊壯美:在秋風蕭瑟中,大海洶湧澎湃,浩淼接天;山島高聳挺拔,草木繁茂,冇有絲毫凋衰感傷的情調。這種新的境界,新的格調,正反映了他“老驥伏櫪,誌在千裡”的“烈士”胸襟。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燦爛,若出其裡。”前麵的描寫,是從海的平麵去觀察的,這四句則聯係廓落無垠的宇宙,縱意宕開大筆,將大海的氣勢和威力托
現在讀者麵前:茫茫大海與天相接,空蒙渾融;在這雄奇壯麗的大海麵前,日、月、星、漢(銀河)都顯得渺小了,它們的運行,似乎都由大海自由吐納。詩人在這裡描寫的大海,既是眼前實景,又融進了自己的想象和誇張,展現出一派吞吐宇宙的宏偉氣象,大有“五嶽起方寸”的勢態。這種“籠蓋吞吐氣象”是詩人“眼中”景和“胸中”情交融而成的藝術境界。(參見《古詩歸》卷七鐘惺評語)言為心聲,如果詩人冇有宏偉的政治抱負,冇有建功立業的雄心壯誌,冇有對前途充滿信心的樂觀氣度,那是無論如何也寫不出這樣壯麗的詩境來的。過去有人說曹操詩歌“時露霸氣”(沈德潛語),指的就是《觀滄海》這類作品。“霸氣”當然是譏評,但如果將“霸氣”理解為統一中國的雄心,那麼,這種藝術鑒賞的眼光還是可取的。

“幸甚至哉,歌以詠誌。”這是合樂時的套語,與詩的內容無關,就不必細說了。

《觀滄海》這首詩,從字麵看,海水、山島、草木、秋風,乃至日月星漢,全是眼前景物,這樣純寫自然景物的詩歌,在我國文學史上,曹操以前似還不曾有過。它不但通篇寫景,而且獨具一格,堪稱中國山水詩的最早佳作,特彆受到文學史家的厚愛。值得指出的是:客觀自然景物反映到詩人頭腦中,必然經過詩人主觀的過濾
--理解、融會、取舍、強調,然後形成藝術的產品。這種產品,既是客觀世界的反映,也是詩人主觀精神的凝結。這首詩寫秋天的大海,能夠一洗悲秋的感傷情調,寫得沉雄健爽,氣象壯闊,這與曹操的氣度、品格乃至美學情趣都是緊密相關的,因此,即使是純屬寫景之作。因作,即使是純屬寫景之作,也不可能是純客觀的照相式製作。

另外,曹操現存二十餘首詩,雖然用的都是樂府舊題,但內容卻是全新的。沈德潛指出:“借古樂府寫時事,始於曹公。”(《古詩源》卷五)這在我國文學史
上,也是一個大膽的突破。這種重視反映現實生活,不受舊曲古辭束縛的新作風,大大推進了我國文學現實主義精神的發揚。曹操這個功績,也是值得肯定和讚揚的。

(李文初)
----引自"國學網站"http://www.guoxue.com

該詩寫於東漢建安十二年(207)秋。當年的夏五月詩人率軍北征烏桓,七月出盧龍塞 ,九月大獲全勝。班師途中經過碣石山,詩人登高望海,留下了這千古傳頌的名篇。
突入大海的碣石山高高聳立,節令雖是晚秋,山上卻生機盎然,樹木叢生,百草豐茂。秋風吹來,林呼山喚,草木共鳴;海中的波濤呼嘯翻騰,上欲接天,風助浪勢,浪壯風色。從“水何澹澹”到“洪波湧起”寥寥數語,便勾勒出一幅壯美的海山秋色圖,敏銳的觀察,開闊的視野,,統攬全局的謀篇,顯示出作者超人的智慧和非凡的學識。
風吹浪打,碣石山巋然不動。山高風急,激起詩人登高觀海的萬丈豪情。這豪情中蘊藏著詩人標領曆史潮流,敢做敢為,高瞻遠矚的政治家品格;凝鑄著詩人不怕艱難險阻,傲視群雄,堅毅從容的軍事家風采。滿山繁茂的草木,讓詩人看到了他中軍帳內眾多的賢能之士,勇猛之將;看到了他麾下摧枯拉朽的百萬雄師;看到了屯田村落裡軍民歡慶豐收的熱鬨場麵。瑟瑟的秋風,是戰旗獵獵飄響;湧起的洪波,是戰略決戰取得勝利時,將士們衝破道道敵軍防線的壯觀場景。看著、想著,南征北戰的艱辛;戰亂不止,百姓未安,天下尚未統一的憂思;自己的作為仍有人非難、阻撓的孤憤……這時也湧上心頭,詩人的思緒怎能不象大海一樣洶湧澎湃、回蕩激烈呢?
寫完眼前的山海,詩人虛走一筆,把不同時空段內滄海托舉日月星漢的壯麗景象切換過來,使這海山秋色圖平添出一股浩蕩磅礴的氣勢。這是詩人英武壯闊胸懷的進一步拓展。太陽、月亮給人類送來溫暖和光明,是詩人拯救蒼生於水深火熱之中、一統天下宏大政治抱負的真切比擬;燦爛的銀河則是詩人文武兼備、雄才大略的生動寫照。
晚秋時節的碣石山上草木崢嶸、生機一片,得益於豐厚的水土保持。日月遨行太空、銀河縱橫天幕,這至大至剛、自強不息的偉大力量來自於包容萬物的滄海。山,雄偉不失靈秀;海,壯闊不失厚重。剛柔相濟、德威並舉政治謀略的施展,“唯才是舉”政策的推行,不也正如這山、這海麼。有山一樣的品格,有海一樣的胸懷,必定是“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整首詩從字麵上看都是在寫自然景物,寄情抒懷不見蹤跡。這既反映了詩人“山不厭高,水不厭深”“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政治家風範,也反映出他以“大無”化生“大有”意境的高妙藝術手法。
海山秋色圖令人心向神往,《觀滄海》詩更令人誦之難忘。
(山東蒼山一中 焦子棟)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曹操简介查看全部

曹操曹操,字孟德,小字阿瞞,漢族,沛國譙(今安徽亳州)人。中國東漢末年著名的軍事家、政治家和詩人,三國時代魏國的奠基人和主要締造者,後為魏王。其子曹丕稱帝後,追尊他為魏武帝。曹操一生征戰,為全國儘快統一,在北方廣泛屯田,興修水利,對當時的農業生產恢複有一定作用;其次,他用人唯才,打破世族門第觀念,抑製豪強,所統治的地區社會經濟得到恢複和發展。此外,他還精於兵法,著《孫子略解》、《兵書接要》《孟德新書》等書。作為一代梟雄,他精通音律,善作詩歌,抒發政治抱負,並反映漢末人民苦難生活,慷慨悲涼。

曹操的其他作品查看全部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