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人故事,李白的故事,杜甫的故事,孟浩然的故事 > 孟浩然詩歌為何不如李白杜甫?

孟浩然詩歌為何不如李白杜甫?

有證據表明,孟浩然是一位好酒人士。王士源《孟浩然詩集序》、《新唐書》孟浩然傳等多種文獻,都記載了這樣一件事情:山南采訪使韓朝宗十分欣賞孟浩然的詩歌才華,帶他一同赴長安,準備向朝廷舉薦。韓朝宗為了替他造聲勢,先行一步,約好日子一同進朝廷。不料,到了約定的那一天,孟浩然遇到老朋友,就進了酒家,喝上了。當時有人提醒他跟韓朝宗約定的事,孟浩然很不以為然地說:“業已飲矣,身行樂耳,遑恤其它!”結果,誤了約會,惹怒韓朝宗,不再替他引薦。

孟浩然本人,也並不後悔。事關仕途命運的舉薦機會,孟浩然竟然可以為了喝酒,置之度外。可見,他好酒的程度,不是常人所能企及的。這一點,唐代詩人當中,大約隻有“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的詩仙李白可以相提並論。不過,李白的酒後狂放,很可能是受到了孟浩然的影響。李白在《贈孟浩然》一詩中,有“醉月頻中聖,迷花不事君”兩句,可知李白對孟浩然的嗜酒行為是欣賞、欽佩的。

如此好酒之人,本應深受酒精的兩大影響:麻醉和興奮作用。具體地說,麻醉使其擺脫世俗的煩惱和束縛,興奮使其靈感勃發文思泉湧。李白、杜甫,都是深受酒精這兩大作用嘉惠的詩人,他們許多“淩滄州”“撼五嶽”“泣鬼神”“驚風雨”的作品,就是在飮酒之後寫成的。

而孟浩然,讀其詩作,我實在替他感到惋惜:他經常喝酒,似乎也經常喝高,但是,他始終都能保持理性,從不說醉話。換言之,酒精對孟浩然的麻醉作用僅限於臉紅眼暈腿虛之類的生理層麵,並冇有影響到他的精神世界,冇能讓他多說一句話,發一點兒感慨。因而,酒精對於他的詩歌創作,冇有任何促進作用。他的跟酒有關的詩句,酒都隻是一種普通的食物,詩句中幾乎冇有酒後的感慨。

(摘自《澳門日報》 文/阿瑟)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