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人故事,王維的故事,陶淵明的故事,孟浩然的故事 > 陶淵明、孟浩然與王維

陶淵明、孟浩然與王維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開軒麵場圃,把酒話桑麻。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孟浩然這首《過故人莊》,很容易使人聯想起陶淵明的幾首田園詩。茲錄二首以為比較參考。

野外罕人事,窮巷寡輪鞅。白日掩荊扉,虛室絕塵想。時複墟曲中,披草共來往。相見無雜言,但道桑麻長。桑麻日已長;我土日已廣;常恐霜霰至,零落同草莽。 《歸園田居之二》

悵恨獨策還,崎嶇曆榛曲。山澗清且淺,可以濯吾足。漉我新熟酒,隻雞招近局。日入室中闇,荊薪代明燭,歡來苦夕短,已複至天旭。 《歸園田居之五》

孟浩然的詩與陶淵明的詩,不僅形似且神似。在用字方麵,三首詩都保持著口語化的淺近質樸風味;不用典故,冇有對仗,所以讀之可以琅琅上口,絲毫無造作之感,令人從文字表麵上就能興起一種親切淳樸的感覺。

再從內容上看,浩然詩中的“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即淵明詩中的“漉我新熟酒,隻雞招近局。”;浩然詩中的“開軒麵場圃,把酒話桑麻。”即淵明詩中的“相見無雜言,但道桑麻長。”;而“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頗有淵明詩“孟夏草木長,繞屋樹扶疎。”孟浩然較陶淵明晚生三百多年,但在詩的意境上,他們二人竟有如此相近的表現,這是頗值得注意的一件事。《過故人莊》和《歸園田居》二詩,雖然乍看之下都是描寫田園景物,歌詠農村生活之作,而孟浩然與陶淵明也或應邀至田家,或隻雞招近局,與耕稼人融洽地打成一片,過著閒話桑麻的質樸生活。但究竟詩中不作鄙人語,而另有一股脫俗之致,這種情調在下麵二首詩裡可以見證:

山光忽西落,池月漸東上。散發乘夜涼,開軒臥閒敞。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欲取鳴琴彈,恨無知音賞;感此懷故人,中宵勞夢想。

《孟浩然 夏日南亭懷辛大》

萬族各有托,孤雲獨無依,曖曖空中滅,何時見餘暉?朝霞開宿霧,眾鳥相與飛,遲遲出林翮,未夕複來歸。量力守故轍,豈不寒與饑?知音苟不存,已矣何所悲?

《陶淵明 詠貧士七首之一》

雖然在他們的隱居生活中,有田夫野老相訪,問桑道麻飲濁酒,而他們也從不嫌棄這些樸實善良的朋友們,和那一份簡單寧靜的情調;隻是孟浩然與陶淵明畢竟都不是普通的農夫,即使他們有意把自己融化在農村田園之中,仍然時時難免有不同於環境之感,而在精神上生活上更常有“知音不存”之歎。所以儘管在表麵上二人的田園詩寫得如此和平悠閒,然而能體會其衷曲的讀者仍會觸及那寂寞心弦,而感到惋惜神傷。因為時代雖異,身世環境雖不同,而“有誌不獲騁”,不得不隱遁鄉野,究竟是他們共有的一大悲哀。

寂寞竟何待,朝朝空自歸。欲尋芳草去,惜與故人違。當路誰相假?知音世所稀。隻應守寂寞,還掩故園扉。

這是孟浩然留給他的好友王維的一首五言律詩。讀後令人感染那一份無限落寞與無奈的氣氛。大抵詩人都具有一股兀傲之氣與敏銳的感受性,因此詩人也常是不為世所容,同時也不滿現實。孟浩然(公元689-740)是唐襄陽人,關於他的傳,新舊唐書所記載都甚簡略,隻知他大半輩子都是隱居在家鄉的鹿門山(在今湖北襄陽縣東南),四十歲始下山遊京師。但是他做官的時間極短暫,而又不如意,這恐怕與其性格有關。新唐書本傳雲:

(王)維私邀入內署。俄而玄宗至,浩然匿牀下。維以實對。帝喜曰:“朕聞其人而未見也,何懼而匿?”詔浩然出。帝問其詩,浩然再拜自誦所為。至“不才明主棄”(原詩:“北閥休上書,南山歸敝廬,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白發催年老,青陽逼歲除。永懷愁不寐,鬆月夜窗虛。”《歲暮歸南山》)之句,帝曰:“卿不求仕耳!朕未嘗棄卿,奈何誣我?”因放還。

從這一段記載,可以臆測:孟浩然可能是一個相當神經質,而內心充滿著自尊與自卑的矛盾思想,換言之,即是典型的多感的詩人。新唐書本傳又雲:

采訪使韓朝宗約浩然偕至京師,欲薦諸朝。會故人至,劇飲歡甚。或曰:“君與韓公有期。”浩然叱曰:“業已飲,遑恤他?”卒不赴。朝宗怒,辭行。浩然不悔也。

這種率真和傲慢,實在不是想做官的人所應持的態度,難怪他要怨懟“當路誰相假”,而其官運始終“不達”《舊唐書本傳語》了。不過借酒醉怠慢政府要人甚至天子的,在曆代文人裡並不止孟浩然一人,南史顏延之傳:

文帝嘗召延之,傳詔頻不見,常日但酒店裸袒挽歌,了不應對,他日醉醒乃見。

可見“為五鬥米折腰”雖是平日宦海浮沉者所不免,然而為著現實種種的問題,有時也不得不做出違心之事以委曲求全,那麼一個人隻有借著酒精的刺激壯膽才能為所欲為了。不過顏延之畢竟比較世故,所以他在痛快發泄之後,“他日醉醒乃見”,仍然想法子彌補;至於孟浩然,卻在得罪人之後,滿不在乎地有“不悔也”的表現。這其間的分彆,遂使顏延之享身後封諡之榮,而孟浩然則隻有鬱鬱不得誌而卒了。

詩人常是孤芳自賞,所以他們的內心總是為一種莫名的寂寞籠罩著。這種寂寞之情,在古今詩人的篇章裡幾乎隨手可擷。茫茫人海中,想覓得一個知音是多麼困難;孟浩然四十歲始遊京師,可是他在太學賦詩,竟贏得王維的友情。王維比孟浩然小十二歲(公元701-761)性淡遠,喜好彈琴賦詩,常嘯詠終日。他和孟浩然結為知己,除了以文相會之外,兩個人對大自然的共同愛好,恐怕也是一個原因。王維與孟浩然,這兩顆寂寞的心,在他們的中年以後始由相會而相知,溝通了一道靜謐的友誼之流。然而,人生有聚也有彆,而最令人神傷的莫過於彆離知己了。孟浩然有感於此,於是他寫下了“知音世所稀”的詩句,既然人世間不容故人長守,那麼他寧願退回到自己的小天地裡,關起了柴扉,再守著那一份原有的寂寞了。

摘自《讀中文係的人》,林文月/著,文化藝術出版社2010年版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