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人故事,陸遊的故事 > 陸遊曾被秦檜壓製好幾年 著作中提及冷嘲熱諷

陸遊曾被秦檜壓製好幾年 著作中提及冷嘲熱諷

時間:2012-07-03 13:52:00 分類:詩人故事,陸遊的故事
陸遊和秦檜是有淵源的,不過這種淵源並不叫人愉快。公元1153年,南宋朝廷舉行“鎖廳試”,即大員子弟和宗室後裔參加的專門考試。29歲的陸遊和秦檜的孫子秦塤同時參加了這次考試。本來,秦檜事先做了安排,準備把秦塤定為第一名。結果,主考官被陸遊的文章打動,梗著脖子把第一名給了陸遊,秦塤排在第二。名次一公布出來,秦檜氣懵了,大罵主考官該死。第二年,禮部舉行省試,秦檜再施手段,乾脆將陸遊拉下馬來,以免再壞秦塤的好事。陸遊一下子就被壓製了好幾年,直到秦檜死後,才得到任用,被安排到福州寧德縣做個主簿小官,此後不斷升遷。

1170年,46歲的陸遊到四川夔州赴任通判。在南京附近靠岸停歇後,特意拜訪了秦塤。陸遊在《入蜀記》中對此事做了記載:“晚,見秦伯和侍郎。伯和名塤,故相益公檜之孫,延坐畫堂,棟宇閎麗,前臨大池,池外即禦書閣,蓋賜第也。”次日,秦塤的館客、左迪功郎新湖州武康尉劉煒來拜訪,閒談中說到,自秦檜死後,秦氏家族日漸衰落,甚至靠典當家產來過日子,進項越來越少。陸遊和賓客似乎都有唏噓之歎。接下來,又有兩句提到秦塤。其一:陸遊的家人患病在床,“秦伯和遣醫柴安恭來視家人瘡”;其二:“移舟泊賞心亭下。秦伯和送藥”來。這篇日記體的《入蜀記》文字十分簡練,三處提到同一個人,足可以看出他的分量了。如果冇有前因後果,我們在這裡看到的簡直就是一副其樂融融的和諧社會圖。同事和睦,互敬互愛,觥籌交錯,惺惺相惜。陸遊的行文裡,儘管冇有直接表達對秦塤的親密,但秦塤又是派人來給治病,又是送藥,同僚之間的關心已躍然於紙上。你看不到陸遊有一絲憤怒的痕跡,也看不到一點怨氣。對於陸遊來說,這不是偽裝的。我們可以把他的這種淡然理解為隱忍。審視一下周圍的生存環境,他必須忘記自己受過的委屈,儘量以樂觀的心態麵對現實。秦檜雖已去世,但其子孫依然在世,黨羽也並冇有滅絕,雖說人已走茶已涼,但杯子還放在那裡,讓人不得不有所顧忌。

而在另一本著作《老學庵筆記》裡,陸遊多處提到秦檜及其子孫,這時的筆觸儘管依然冷峻,但冷嘲熱諷、嬉笑怒罵的味道已趨濃重,讀來很有趣味。

陸遊對秦氏家族的心理感受,是有一個變遷過程的。《老學庵筆記》作於紹熙年間,即1190年之後,這時的陸遊年近古稀。社會上對秦檜的評價,基本上已是蓋棺定論,而秦氏家族,也早已灰飛煙滅,死的死,亡的亡。眼看著他起高樓,眼看著他宴賓客,眼看著他樓塌了。陸遊似乎並不是落井下石,他隻是在還原真實。同時,有些東西也需要沉澱,膽識需要沉澱,愛與恨,悲與喜,更需要沉澱,最後沉澱出的,隻是一個簡單的結論。

退一步想,萬一陸遊早夭,這段真實是不是就被淹冇了?畢竟曆史上像陸遊這麼高壽的詩人不多。好在,曆史是不容許假設的。我們無法祈禱萬事公平,但我們可以相信時間的公道。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