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人故事,陸遊的故事 > 陸遊和唐婉的愛情悲劇

陸遊和唐婉的愛情悲劇

時間:2012-07-03 05:42:56 分類:詩人故事,陸遊的故事

陸遊是南宋時期著名的愛國詩人。他出生於越州山陰一個殷實的書香之家,幼年時期,正值金人南侵,常隨家人四處逃難。這時,他母舅唐誠一家與陸家交往甚多。唐誠有一女兒,名喚唐婉,字蕙仙,自幼文靜靈秀,不善言語卻善解人意。與年齡相仿的陸遊情意十分相投,兩人青梅竹馬,耳鬢廝磨,雖在兵荒馬亂之中,兩個不諳世事的少年仍然相伴度過一段純潔無暇的美好時光。隨著年齡的增長,一種縈繞心腸的情愫在兩人心中漸漸滋生了。

青春年華的陸遊與唐婉都擅長詩詞,他們常借詩詞傾訴衷腸,花前月下,二人吟詩作對,互相唱和,麗影成雙,宛如一雙翩躚於花叢中的彩蝶,眉目中洋溢著幸福和諧。兩家父母和眾親朋好友,也都認為他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於是陸家就以一隻精美無比的家傳鳳釵作信物,訂下了唐家這門親上加親的姻事。成年後,一夜洞房花燭,唐婉便成了陸家的媳婦。從此,陸遊、唐婉更是魚水歡諧、情愛彌深,沉醉於兩個人的天地中,不知今夕何夕,把什麼科舉課業、功名利碌、甚至家人至親都暫時拋置於九霄雲外。陸遊此時已經蔭補登仕郎,但這隻是進仕為官的第一步,緊接著還要赴臨安參加“鎖廳試”以及禮部會試。新婚燕爾的陸遊留連於溫柔鄉裡,根本無暇顧及應試功課。陸遊的母親唐氏是一位威嚴而專橫的女性。她一心盼望兒子陸遊金榜題名,登科進官,以便光耀門庭。目睹眼下的狀況,她大為不滿,幾次以姑姑的身份、更以婆婆的立場對唐婉大加訓斥,責令她以丈夫的科舉前途為重,淡薄兒女之情。但陸、唐二人情意纏綿,無以複顧,情況始終未見顯著的改善。陸母因之對兒媳大起反感,認為唐婉實在是唐家的掃帚星,將把兒子的前程耽誤貽儘。於是她來到郊外無量庵,請庵中尼姑妙因為兒、媳卜算命運。妙因一番掐算後,煞有介事地說:“唐婉與陸遊八字不合,先是予以誤導,終必性命難保。”陸母聞言,嚇得魂飛魄散,急匆匆趕回家,叫來陸遊,強令他道:“速修一紙休書,將唐婉休棄,否則老身與之同儘。”這一句,無疑晴天忽起驚雷,震得陸遊不知所以。待陸母將唐婉的種種不是曆數一遍,陸遊心中悲如刀絞,素來孝順的他,麵對態度堅決的母親,除了暗自飲泣,彆無他法。

迫於母命難違,陸遊隻得答應把唐婉送歸娘家。這種情形在今天看來似乎不合常理,兩個人的感情豈容他人乾涉。但在崇尚孝道的中國古代社會,母命就是聖旨,為人子的得不從。就這樣,一雙情意深切的鴛鴦,行將被無由的孝道、世俗功和虛玄的命運八字活活拆散。陸遊與唐婉難舍難分,不忍就此一去,相聚無緣,於是悄悄另築彆院安置唐婉,陸遊一有機會就前去與唐婉鴛夢重續、燕好如初。無奈紙總包不住火,精明的陸母很快就察覺了此事。嚴令二人斷絕來往,並為陸遊另娶一位溫順本分的王氏女為妻,徹底切斷了陸、唐之間的悠悠情絲。

無奈之下,陸遊隻得收拾起滿腔的幽怨,在母親的督教下,重理科舉課業,埋頭苦讀了三年,在二十七歲那年隻身離開了故鄉山陰,前往臨安參加“鎖廳試”。在臨安,陸遊以他紮實的經學功底和才氣橫溢的文思博得了考官陸阜的賞識,被薦為魁首。同科試獲取第二名的恰好是當朝宰相秦檜的孫子秦塤。秦檜深感臉上無光,於是在第二年春天的禮部會試時,硬是借故將陸遊的試卷剔除。使得陸遊的仕途在一開始就遭受了風雨。

禮部會試失利,陸遊回到家鄉,家鄉風景依舊,人麵已新。睹物思人,心中倍感淒涼。為了排遣愁緒,陸遊時時獨自倘祥在青山綠水之中,或者閒坐野寺探幽訪古;或者出入酒肆把酒吟詩;或者浪跡街市狂歌高哭。就這樣過著悠遊放蕩的生活。在一個繁花競妍的春日晌午,陸遊隨意漫步到禹跡寺的沈園。沈園是一個布局典雅的園林花園,園內花木扶疏,石山聳翠,曲徑通幽,是當地人遊春賞花的一個好去處。在園林深處的幽徑上迎麵款步走來一位綿衣女子,低首信步的陸遊猛一抬頭,竟是闊彆數年的前妻唐婉。在那一刹間,時光與目光都凝固了,兩人的目光膠著在一起,都感覺得恍惚迷茫,不知是夢是真,眼簾中飽含的不知是情、是怨、是思、是憐。此時的唐婉,已由家人作主嫁給了同郡士人趙士程,趙家係皇家後裔、門庭顯赫,趙士程是個寬厚重情的讀書人,他對曾經遭受情感挫折的唐婉,表現出誠摯的同情與諒解。使唐婉飽受到創傷的心靈已漸漸平複,並且開始萌生新的感情苗芽。這時與陸遊的不期而遇,無疑將唐婉已經封閉的心靈重新打開,裡麵積蓄已久的舊日柔情、千般委屈一下子奔泄出來,柔弱的唐婉對這種感覺幾乎無力承受。而陸遊,幾年來雖然借苦讀和詩酒強抑著對唐婉的思念,但在這一刻,那埋在內心深處的舊日情思不由得湧出。四目相對,千般心事、萬般情懷,卻不知從何說起。這次唐婉是與夫君趙士程相偕遊賞沈園的,那邊趙士程正等她進食。在好一陣恍惚之後,已為他人之妻的唐婉終於提起沉重的腳步,留下深深的一瞥之後走遠了,隻留下了陸遊在花叢中怔怔發呆。

和風襲來,吹醒了沉在舊夢中的陸遊,他不由地循著唐婉的身影追尋而去,來到池塘邊柳叢下,遙見唐婉與趙士程正在池中水榭上進食。隱隱看見唐婉低首蹙眉,有心無心地伸出玉手紅袖,與趙士程淺斟慢飲。這一似曾相識的場景,看得陸遊的心都碎了。昨日情夢,今日癡怨儘繞心頭,感慨萬端,於是提筆在粉壁上題了一闕“釵頭鳳”,這就是開頭所提到的第一首詞。

隨後,秦檜病死。朝中重新召用陸遊,陸遊奉命出任寧德縣立簿,遠遠離開了故鄉山陰。第二年春天,抱著一種莫名的憧憬,唐婉再一次來到沈園,徘徊在曲徑回廊之間,忽然瞥見陸遊的題詞。反複吟誦,想起往日二人詩詞唱和的情景,不由得淚流滿麵,心潮起伏,不知不覺中和了一闕詞,題在陸遊的詞後,這就是開頭提到的第二首“釵頭鳳”。

唐婉是一個極重情誼的女子,與陸遊的愛情本是十分完美的結合,卻毀於世俗的風雨中。趙士程雖然重新給了她感情的撫慰,但畢竟曾經滄海難為水。與陸遊那份刻骨銘心的情緣始終留在她情感世界的最深處。自從看到了陸遊的題詞,她的心就再難以平靜。追憶似水的往昔、歎惜無奈的世事,感情的烈火煎熬著她,使她日臻憔悴,悒鬱成疾,在秋意蕭瑟的時節化作一片落葉悄悄隨風逝去。隻留下一闕多情的《釵頭鳳》,令後人為之唏噓歎息。

此時的陸遊,仕途正春風得意。他的文才頗受新登基的宋孝宗的稱賞,被賜進士出身。以後仕途通暢,一直做到寶華閣侍製。這期間,他除了儘心為政外,也寫下了大量反映憂國憂民思想的詩詞。到七十五歲時,他上書告老,蒙賜金紫綬還鄉了。陸遊浪跡天涯數十年,企圖借此忘卻他與唐婉的淒婉往事,然而離家越遠,唐婉的影子就越縈繞在他的心頭。此番倦遊歸來,唐婉早已香消玉殞,自己也已至垂暮之年,然而對舊事、對沈園依然懷著深切的眷戀。常常在沈園幽徑上踽踽獨行,追憶著深印在腦海中那驚鴻一瞥的一幕,這時他寫下了“沈園懷舊”詩:

其一:

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飛綿;

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泫然。

其二:

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無複舊池台;

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沈園是陸遊懷舊的場所,也是他傷心的地方。他想著沈園,但又怕到沈園。春天再來,撩人的桃紅柳綠,惱人的鳥語花香,風燭殘年的陸遊雖然不能再親至沈園尋覓往日的蹤影,然而那次與唐婉的際遇,伊人那哀怨的眼神、差怯的情態、無可奈何的步履、欲言又止的模樣,使陸遊牢記不忘,於是又賦“夢遊沈園”詩:

其一: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園裡更傷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綠蘸寺橋春水生。

其二:

城南小陌又逢春,隻見梅花不見人;

玉骨久沉泉下土,墨痕猶鎖壁間塵。

此後沈園數度易主,人事風景全部改變了昔日風貌,已是“粉壁醉顆塵漠漠”,唯有“斷雲幽夢事茫茫”。陸遊八十五歲那年春日的一天,忽然感覺到身心爽適、輕快無比。原準備上山采藥,因為體力不允許就折往沈園,此時沈園又經過了一番整理,景物大致恢複舊觀,陸遊滿懷深情地寫下了最後一首沈園情詩:

沈家園裡花如錦,半是當年識放翁;

也信美人終作土,不堪幽夢太匆匆。

此後不久,陸遊就溘然長逝了。

時過境遷,沈園景色已異,粉壁上的詩詞也了無痕跡。但這些記載著唐婉與陸遊愛情絕唱的詩詞,卻在後世愛情的人們中間長久流傳不衰。它提醒著人們:好好珍惜你擁有的那份感情,不要輕易道彆離,釀成無奈終身悔。

不儘相思意

捧卷讀到“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時,不由微微一怔,瀟灑如太白這樣的人,竟也會為相思所苦。

眉梢繾綣的情意,隻在低眉順眼一瞬間便會把自己出賣無疑。誰未曾有過年輕的歲月,誰又未曾有過無奈的過往,誰又未曾有過說不出口的愛情。在那些逝去的流年裡,纏纏綿綿的少年心事化為眼角若有若無的相思,漫漫年華無絕期。無可奈何卻又於心不甘的年少情懷,也隻能深藏於眼底,寄予午夜的相思。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最後過往都成了心底的傷痕,隻有自己知道。

不由自主地側首,腦海中浮現出當年沈園的那對璧人,恐怕你要點頭默許了,陸少遊和唐婉。

春又來,看紅豆開,竟不見有情人去采。

一個陽光明媚的春日,柳絮飄飛滿天。他去遊沈園,他與妻子唐婉定情的沈園。時過境遷,有多少個年歲了啊,自從當年離家到今日,景物依舊,物是人非。而自己和她又是多少年不見了。

當年兩人承諾,“生死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當年的倆人曾攜手來過這裡,十指相扣。以為一牽手就會是一輩子,一回眸就是一輪回。好一對讓人嫉妒側目的絕世璧人哪,當年的她與他,伉儷相得,隻要相視一笑,就能令日月失色,彼此那眼底至死不渝兩心堅的情意,都展現在夫妻倆笑著的眉梢和上揚的嘴角。一世一雙人。

可是,母親的一句話,斷送了他們的幸福。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他們成親三年,終日耳鬢廝磨,卻無子嗣,再者看著兒子沉迷於兒女私情,耽誤了前程。於是陸母以性命相要挾“速修一紙休書,將唐婉休棄,否則老身與之同儘。”這一句,無疑晴天忽起驚雷,震得陸遊不知所以。他心中悲如刀絞,素來孝順的他,麵對態度堅決的母親,除了暗自飲泣,彆無他法。迫於母命難違,陸遊隻得答應把唐婉送歸娘家。之後,遠走天涯。

而她不忍夫君為難,不想看著他夾在至愛和至親之間痛苦,不想毀掉他的幸福。於是一個人默默離開。隻有他幸福就好,就好,自己的幸福,卻從未想過。

在世俗禮教之下,她被迫由家人作主,改嫁於趙士程。那時的女人,身不由己,包括愛情。後來的夫君是個正人君子,對自己情意匪淺,然而這輩子注定是要負他。自己與陸遊從小青梅竹馬到後來的白首之盟,誰都不可能替代。她的心,始終塵封這一個人,陸少遊。

而今,夫趙士程攜她之手來遊沈園,她與他喁喁細語。他在遠處認出了她,分離多年,她過得很幸福,與那位男子一起,她的眼裡眉裡都帶著笑,一如當年自己與她攜手同行般。他黯然神傷。

冇想到的是,她在臻首抬起那一瞬間對上了他的目光,微微一怔之後,眼角就開始泛潮。是他麼,是他,是他啊,自己不會認錯的,她日日夜夜思念了那麼多年的人,就在對麵。她忙掙脫自己的手,怕他看見,怕他傷悲,最最重要的是,怕他認為自己忘了他。看著他這麼朝自己走過來,恍惚中,如是當年,可惜這個男人,在心上,不在身旁。

他溫文爾雅地和她的夫君打招呼,可眼睛一直看著她。他說,你很好,我就了無牽掛了。她說,珍重。

彼此錯身之後,卻是淚如雨下。當年的一幕幕,卻回不去了。

目送她的夫攜她離開沈園後,強忍的那把辛酸淚才奔湧而出,彆了,我一世的愛。轉身拔下頭上的簪子,在沈園的牆壁上題下一首

釵頭鳳

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杯愁緒,幾年離 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閒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她回去之後,再也無法像表麵一樣平靜,往日舊情一幕幕,她如何忘得了啊。這些年來,她無時無刻不在擔心著他,見他一人如此落寞,孤零零一個人,心又不停地抽搐。心底藏了多年的傷疤開始裂開,她的愛啊,無力回天。他們的過往,他們曾經的愛情,注定要死在這個年歲。

一年後,她再也控製不住自己,再次去了沈園。她想去走走他走過的路,聞聞他留下的味道也好。正在她準備離身之際,看見牆上赫然的字,他的筆跡,那麼孤獨地晾在那兒一年之久了。字字如刀,在割自己的心,他也還想著我,他也在思念我,他如我一樣,忘不了。

她蹲下身來,無聲地嗚咽。

臨走時,附上一曲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倚斜闌。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你不負我,我也誓不負卿。感君相思意。然而,美好忠貞的愛情是要用死來償還的。她回去後不久,就因思鬱成疾,香消玉殞。

而他,遠在天涯,不曾知道她的死訊。認為他的小婉,依舊幸福。他心心念念的女子。

那些說不出的相思,總能讓我掩卷唏噓,而後不由自主地哭泣,不能自己。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采頡,此物最相思。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