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人故事,王安石的故事 > 王安石自視甚高:藐視諸葛亮冇造就 隻配隱居隆中

王安石自視甚高:藐視諸葛亮冇造就 隻配隱居隆中

時間:2012-06-28 09:03:07 分類:詩人故事,王安石的故事
[caption id="attachment_3280" align="aligncenter" width="215" caption="來源:鳳凰網。本文摘自:《大宋在這裡拐了個彎》,作者:陳名海,出版社:重慶出版集團"][/caption]

王安石自視甚高,惟我獨尊。不僅瞧不起現實中的人,就連古代聖賢他都藐視。他罷相回到金陵後,住在劉相故宅。竟然在小廳寫下“當時諸葛成何事?隻合終身做臥龍”的詩句,有數十處之多。意思是諸葛孔明也冇啥造就,隻配一輩子隱居隆中,遠不能和他王安石相比。

王安石很討厭《春秋左傳》,稱為“斷爛朝報。”

王安石是個充滿了報複欲的心胸狹窄之人。他長著難以容人的小肚雞腸,打擊報複所有忤逆他的人。

王安石中進士後,樞密使晏殊讚賞其才華,豪宴請之。在高度讚揚王的同時,囑咐他以後一定要寬容彆人,那樣彆人才會容得下你。本是一片好意,但王安石卻大不以為然。此後他一直瞧不起晏殊,指責道:晏公為相臣而教人這樣的瑣碎小事,還喜歡填寫小詞,哪能治理國家?

王安石擔任的第一任官職是揚州節度府辦公室主任(簽書揚州判官廳公事),揚州帥臣韓琦(前參知政事)隨口說了句“王安石頗識怪字”,事後他早忘記這句玩笑話了。

但王安石冇忘記,以為韓在嘲笑他,所以把仇記得很深。等他主持朝政後,馬上挑動皇帝把宰相韓琦趕出朝廷。

嗚呼,老韓宰相做夢也冇想到,當年一句話招來多年後禍端。

名士歐陽修十分欣賞王安石,總是在士大夫麵前盛讚。但是王安石卻恩將仇報,在皇帝麵前貶低歐陽修的文章。

等王安石爬上宰相位置,利用皇帝對他信任,將提攜抬舉過他的老領導如富弼、歐陽修等,同事司馬光蘇軾等,全部掃地出門,貶出東京。

王安石是個任人唯親,踐踏規則的人。

王安石一旦上任,馬上露出了真實的麵目。剛當上參知政事,馬上設置執行他命令的特彆機構,“設製置三司條例司,……令其黨呂惠卿任其事。”

這個呂惠卿在認識王安石之前,僅僅是個江蘇儀征法院的審判員(真州推官)。任滿後進京述職時候,見到王安石,一見如故,兩人十分投機。正巧此後不長時間,王安石主持朝政,馬上抬舉呂惠卿進三館(編校集賢院書籍),這可是高升前的序曲,就如同現在的乾部進黨校培訓一樣。

更另人做嘔的是,王安石用極其肉麻的語言,在神宗皇帝麵前吹捧誇讚呂惠卿,說呂同學偉大程度休說當今,就是古代的大儒聖賢都無法和他相比。能夠學習先王之道而熟練應用者,惟獨呂惠卿一個人。

宋朝的三司就像當今發改委,掌管全國經濟。王安石設製置三司條例司,這個臨時機構淩駕於三司之上。重要機關自然要使用親信,王安石任命呂惠卿參與各類機要事務,負責文字奏章(檢詳文字,事無大小必謀之,凡所建請章奏皆其筆)。就這樣,一個至多副科級乾部青雲直上,變成改革主持的頭號人物。

幾天後,王安石又把呂惠卿提拔為判司農。正直的司馬光對皇帝說,呂是個奸佞,必將連累王安石。皇帝不以為然,冇有聽他的。司馬光又勸王安石,說這是個十足的小人,現在你有權勢,他巴結你。等你冇了勢力後,必將出賣你。

事實證明了這一點。

呂惠卿栽倒後,一直冇有重新回京,就連蔡京這樣的特級奸臣都不該使用他,害怕被他玩死。而偉大的改革家王安石相公就敢那樣吹捧提攜他,什麼動機?

王安石是愛聽好話,並大力提拔說他好話的人。

鄧綰在熙寧三年時期擔任寧州(如今的甘肅寧縣)通判。他看到王安石如日中天,馬上施展馬屁大法,給皇帝山了一道奏章,大意是陛下您得到了古代超級大賢臣(指王安石)的輔佐,進行青苗等各項改革,老百姓個個歡天喜地,歌頌聖上的恩德。我根據寧州觀察,知道一路都是這樣。根據一路觀察,知道天下都是這樣。您實行的是千古未有的優良政策,千萬彆因流言蜚語而半途而廢。

王安石主持朝政,自然會看到這個奏章。他心裡那個歡喜,緣分啊!馬上八百裡特快,將這個馬屁精召到京城重用。

王安石重用呂惠卿等奸佞,禍害內政;又重用王韶敗壞外交,大宋衰矣。

王韶本是一縣令,後來辭官不做,獨自一人到西北邊境考察偵探,將西夏吐蕃等情況摸了個透徹。然後回京上奏章,竭力鼓吹大宋朝完全有能力蕩平吐蕃,進而掃清西夏,一勞永逸地解決西北邊境安全問題。好大喜功的王安石豈能放過這個天賜良機?馬上將王韶下放到西軍,先擔任個小官。鍍金兩年後,任命為征西大將軍,率領精銳大軍掃蕩吐蕃,這就是赫赫有名的“王韶開熙河”。結果是把本來的盟友吐蕃推到西夏那邊去了,還給北宋造成巨大的人力物力的犧牲和損耗。

王安石火箭提拔附和他的年輕乾部,重磅打擊反對他的老乾部,就連極力舉薦他的老丞相曾公亮,也因他冇像屁精那樣拍馬,因此被王安石收拾的乾不下去,不得不請求退休。

他就像趙佶一樣,長副文人腦子,政治方麵有點菜。正如三朝元老韓琦警告宋神宗所言:王安石可以做個優秀的翰林,絕對不是個合?的宰相。經王相公培養提攜的高乾除了呂惠卿、王韶、鄧綰外,還有章惇蔡確曾布、李定、蔡卞等一大批。這幫同學絕大多數都是奸佞小人,殘酷整治司馬光等舊黨士大夫。到了宋徽宗朝,以蔡京為首的奸臣們打著發揚神宗朝的新政,大力迫害不與他同流合汙的士大夫,一概扣上奸黨帽子。如此折騰,大傷了大宋元氣,最終招致亡國。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