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人故事,王安石的故事 > 民間“緋聞”中的王安石:表麵老實 值班時想女人

民間“緋聞”中的王安石:表麵老實 值班時想女人

時間:2012-06-28 08:56:42 分類:詩人故事,王安石的故事
[caption id="attachment_3277" align="aligncenter" width="216" caption="本文摘自《幸福(悅讀)》2011年07期,作者:丁銳,原題:王安石的“風流債”"][/caption]


民間流傳的“扒灰”的典故,竟然就起源於王安石。他的一句詩“春色惱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欄杆”,本是值夜班時的隨意之作,卻被人解讀為“豔情詩”:瞧這小子,表麵裝老實,原來卻是個“悶騷型”,晚上還在單位懷春想女人。

在當代某些熱衷於搞權色交易的官員眼裡,北宋宰相王安石絕對是個“另類”,他不僅家中紅旗不倒,外麵也從未彩旗飄飄。到頭來還是他的夫人過意不去,親自張羅為他納了位美貌小妾。而王安石對夫人的“高風亮節”竟然毫不領情,當他了解到這位小妾是因元配丈夫罹禍而不得不賣身還債時,大發惻隱之心,不僅將這女子原封不動送回去,而且連九十萬錢的巨額“彩禮”也不要了。隔著近千年的光陰,我們仿佛看見王安石也很酷很薑文地對女子說:錢和你,對我都不重要!

話說回來,如果就外在形象而言,無論是當時還是現在,這位王相爺應該不會太招女生喜歡,因為他常常不修邊幅,很不注重自己的“麵子工程”,連上朝時都一副邋遢相。有一次最高領導神宗皇帝正在訓話呢,競有一隻虱子從王相爺的領口鑽出來,爬上他的胡須、腮幫觀光旅遊了一番,皇上看了也忍俊不禁——這隻虱子可獲“史上最牛虱子”桂冠,因為它“屢遊相須,曾經禦覽”。

但自古以來官員和女人,似乎總是糾纏不休總是讓人津津樂道,即便是王安石這樣兩性關係異常清白的資深“宅男”,也被編排了一些“緋聞”:民間流傳的“扒灰”的典故,竟然就起源於王安石。他的一句詩“春色惱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欄杆”,本是值夜班時的隨意之作,卻被人解讀為“豔情詩”:瞧這小子,表麵裝老實,原來卻是個“悶騷型”,晚上還在單位懷春想女人。

王安石想不想女人呢?當然會想,但要看他想的是怎樣的女人;野百合也有春天,這樣一個不講衛生的“糟男人”,這樣一個眼裡似乎隻有“變法”的“拗相公”,心裡也有一方柔軟的角落,盛著他那一段青蔥歲月的美好回憶和浪漫情懷。變法失利後,閒居江寧的王安石有次午睡時就做了一個夢,夢見了他的初戀情人,在夢中他為情人深情地賦詞一首,醒來後隻記得了後半闋:“隔岸桃花紅未半,枝頭已有蜂兒亂。惆悵武陵人不管。清夢斷,亭亭佇立春宵短。”王安石大半生為變法而殫精竭慮,為變法而屢遭世人詬病,這一位他心靈深處的“紅顏知己”,能給他多少精神的慰藉呢?恐怕更多的還是失落,感到因功名而有負於佳人,這從他的另一首詞可見端倪:“無奈被些名利縛,無奈被它情耽擱!可惜風流總閒卻!當初謾留華表語,而今誤我秦樓約。夢闌時,酒醒後,思量著。”讀著這樣的詞句,強硬而又邋遢的“拗相公”形象,仿佛一下子就讓人感到親切而生動起來,讓人體味到他的率性和真情。可見,“想女人”的境界有高低之分,王安石因懷戀舊情而賦詞,與當代一些官員為炫耀情史而大記“性愛日記”,不可同日而語。

曆史對王安石有很多誤讀。他因變法而觸動了許多既得利益集團的蛋糕,當這些集團對王安石恨之入骨,認為他欠下了罄竹難書的“政治債”、“金錢債”之時,晚年的王安石,卻在為自己年輕時欠下的“風流債”而愧疚不安。這,也許正是曆史和人性的讓人玩味之處。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