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人故事,蘇東坡的故事 > 蘇東坡如何靠幽默博取少女心

蘇東坡如何靠幽默博取少女心

時間:2012-06-27 06:33:48 分類:詩人故事,蘇東坡的故事
轉自鳳凰網


地球人都知道,幽默是一種本事,是人際關係的潤滑劑,有著相當重要的作用。在男女戀愛過程中,一個人幽默好逗,結果又怎樣呢?當然是大大地好!如果一個小夥很逗,能讓姑娘笑個不停,他抱得美人歸就大有希望。男人搞笑,女人來笑,戀愛往往比較有效率,這就要求男人必須具備“逗”功。

我讀宋史,喜歡把蘇東坡和範仲淹放在一起比較。他們性格相同,屬於滿肚子“不合時宜”的人;他們仕途坎坷,經常被朝廷貶謫排擠;他們甚至連羅曼史也很相像,都曾在落難時分,愛上過年僅十二歲的歌舞伎。所不同的是,範仲淹的羅曼史,曆經數年靠朋友幫助花了錢,才瓜熟蒂落;而蘇東坡的羅曼史,第一次見麵,即緣定三生。那麼,蘇東坡博取少女心憑的是什麼?是滿腹經綸,還是盛名之故?可能有這方麵的因素,但最主要的,趙炎以為,恐怕還是蘇東坡的幽默功夫,即“逗”功。

被蘇東坡“俘虜”的少女,名叫王朝雲,字子霞,宋代浙江錢塘人,因家境清寒,自幼淪落在歌舞班中,為西湖名妓。神宗熙寧四年,蘇東坡大約四十歲,因反對王安石新法而被貶為杭州通判。一日,他與幾位文友同遊西湖,宴飲時招來王朝雲所在的歌舞班助興,此時王朝雲剛剛十二歲,天生麗質,聰穎靈慧,更獨具一種清新潔雅的氣質。蘇東坡一見之下,大為傾倒,揮毫寫下了傳頌千古的詩句:“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此詩一出,當即有人站出來挑刺,說王朝雲年幼,怎堪比擬西湖和西子?蘇學士也太逗了。

挑刺歸挑刺,蘇東坡的“逗”功還是產生了效果,讓年幼的王朝雲留心並掂量起蘇東坡的這種幽默感,最終決意追隨終身。要分析王朝雲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決意”,需從男性和女性對待幽默的區彆說起。

現實生活中,男性和女性對幽默的認識有所不同。男性更傾向於表現他們有良好的幽默感,能夠讓傾聽者發出笑聲(男性通常不要求女性幽默);而對女性來說,她們更傾向於她們理想中的男人應該具有良好的幽默感。也就是說,男人強調自身的搞笑能力,說明了幽默感的確是女性尋找心儀男人的重要指標。如果這種理論正確的話,那麼,年幼的王朝雲就屬於早熟型的孩子了,深諳女性心理需求。

後來的二十餘年,她與蘇東坡不離不棄,也充分說明她的選擇是正確的,蘇東坡的“逗”功無處不在,讓王朝雲笑得花枝亂顫。如東坡所寫的《蝶戀花》詞是這樣形容的:“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牆裡秋千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可見王朝雲經常在笑。

我們常說某人冇有幽默感,是指一個人說了一個笑話,而另一個人卻無動於衷,說明逗樂本身需要互動,否則就是對牛彈琴。蘇東坡愛逗樂,而王朝雲同樣屬於聰明型的對逗樂比較敏感的人。

毛晉所輯的《東坡筆記》記載:東坡一日退朝,食罷,捫腹徐行,顧謂侍兒曰:“汝輩且道是中何物?”一婢遽曰:“都是文章”。東坡不以為然。又一人曰:“滿腹都是機械。”坡亦未以為當。至朝雲曰:“學士一肚皮不合入時宜。”坡捧腹大笑。讚道:“知我者,唯有朝雲也。”從此對王朝雲更加愛憐。在這個記載裡,蘇東坡摸肚皮是幽默的行為,問肚中裝了什麼東西,是語言的幽默,而王朝雲的回答,是以幽默回應了幽默,能透視蘇軾內心世界致此,稱得上是蘇東坡的紅顏知己了。

蘇東坡的“逗”功,對王朝雲的影響是刻骨而深邃的。她與蘇軾共同生活了二十多年,陪伴蘇軾度過了貶謫黃州和貶謫惠州兩段艱難歲月,卻始終隻是以侍妾的名義。特彆是貶謫惠州的時候,蘇東坡巳年近花甲,運勢轉下,難再起複,身邊眾多侍兒姬妾都陸續散去,唯王朝雲始終如一,追隨著蘇東坡長途跋涉,翻山越嶺到了惠州。趙炎以為,如果不是蘇東坡苦中作樂,用“逗”功相慰藉,很難想象他們能夠攜手一生。

男人的幽默感對於愛情婚姻的維護,作用很明顯。對女人來說,在婚姻裡說笑話並不能為取悅丈夫提供太多幫助。而婚姻中的丈夫時常以笑話逗妻子開心,則會大大提高妻子對他的打分。而且,妻子對丈夫幽默感的評價,直接與她們如何評價丈夫的智力和溫柔相關(即認為幽默的男性既聰明又溫柔)。丈夫對妻子幽默感的評價,則不影響對她智力和溫柔的評價。

比如,在黃州時,蘇東坡的生活十分清苦,他幽默地記述:“今年刈草蓋雪堂,日炙風吹麵如墨。”把自己的臉說得跟墨水一般黑,確乎很逗。在他幽默感的影響下,王朝雲哈哈一笑,甘願布衣荊釵,與蘇東坡共度患難,還發明了聞名遐邇的“東坡肉。”

元豐六年(1083)九月二十七日,二十二歲的王朝雲為蘇東坡生下一個兒子,蘇東坡為兒子取名遁(繁體字遯)。滿月之時,蘇東坡想起昔日的名躁京華,而今卻“自漸不為人識。”都是因為聰明反被聰明誤,因而感慨係之,遂作詩逗樂:“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唯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麵對這般愛逗的丈夫,王朝雲不想“和這位保持長期的關係”,恐怕是找不到理由的。

蘇東坡使儘渾身解數利用“逗”功俘虜了王朝雲的芳心,其後不斷展示自己的幽默,向王朝雲傳達“我很有才”、“我很溫柔”之類的信息。偏偏王朝雲正是一位希望找個幽默伴侶的聰慧女子,她也善於根據幽默感來評價男性的智力和溫柔程度。如此天造地設的一對兒,年齡的懸殊也就不是問題了。

正如蘇東坡晚年感歎的那樣:“阿奴絡秀不同老,無女維摩總解禪”。此詩有序雲:“予家有數妾,四五年間相繼辭去,獨朝雲隨予南遷,因讀樂天詩,戲作此贈之。”一個“戲”字,足可詮釋蘇東坡的“逗”功。(趙炎)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