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人故事,白居易的故事 > 白居易也當過《賣炭翁》中的惡人

白居易也當過《賣炭翁》中的惡人

時間:2012-06-27 05:16:24 分類:詩人故事,白居易的故事
白居易其實不易
來源:新浪博客滄浪客
既然祖、父都擔任過縣令,白居易的住房當然不是問題,因此取名“居易”號“樂天”,那是名副其實,但據說,小白年幼時最愛乾的事情是讀書,就算嘴讀得生瘡、生生讀成了“少年白”,他也不願停息。如此苦讀的回報,是他在貞元年間中了進士,從此步入仕途,曆任秘書省校書郎、縣尉、左拾遺、左讚善大夫、江州司馬、杭州刺史、蘇州刺史,最終在刑部尚書任上致仕。當然這些並不重要,甚至連他被公認為是與李白杜甫齊名的唐代三大詩人之一的身份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當了官,欺壓百姓必得成為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白居易也免不了是要打人的,偏偏他所倡導新樂府運動,是主張“文章合為時而著,詩歌合為事而作”,這就比較麻煩了——他能把自己打人的事作成詩嗎?
答案是肯定的。有流傳千古的《賣炭翁》為證,隻不過白居易寫這首詩的時候年輕,坦蕩得還不夠徹底,他把欺負窮人的事情,推給了另外兩位“黃衣使者白衫兒”,也就是太監。且看此詩後半段:“翩翩兩騎來是誰?黃衣使者白衫兒。手把文書口稱敕,回車叱牛牽向北。一車炭,千餘斤,宮使驅將惜不得。半匹紅綃一丈綾,係向牛頭充炭直。”大意是,兩個太監騎著高頭大馬,趾高氣昂,手持敕令文書,看見一車炭不錯,僅僅拿“半匹紅綃一丈綾”作為炭價,就把人家那車炭拉走了,賣炭的老頭兒在後麵哭喊求情,他們理也不理……據考證,那倆太監所執的敕令文書,乃是朝廷頒發的“和糴”憑證,的確具有無上權威。
那麼什麼叫“和糴”呢?據考證,大唐盛世時,在公共采購這一塊上,朝廷撥給的采購預算很少,所以采購價會比市場價低出一大截,供貨商要是不答應,執行者就會動用國家機器很霸道地讓他答應,這就叫“和糴”,意思是很和諧地向民間購買,實際上卻是強製性的低價征購,與現今地方官用遠遠低於市價的補償金強征農民的土地、拆遷城市貧民的房屋,本質上同是一個道理。但這和白居易有關係嗎?答案同樣也是肯定的。
公元806年,34歲的白居易被派到陝西盩厔當縣尉。這個官職居於縣令、縣丞之下,負責治安和征兵,類似於當今的縣公安局長兼武裝部長。而盩厔縣靠近長安,置身於天子腳下,朝廷需要什麼東西,也常會派盩厔的縣官去采購,而具體負責采購的人,就是這個縣的縣尉白居易。關於這個事,白居易在其晚年編著的《白香山集·論和糴狀》一文裡就有收錄:“臣近為畿尉,曾領和糴之司,親自鞭撻,所不忍睹。”意思是,有農民不同意把產品低價賣給政府,就得把人抓起來親自暴打,他這可比《賣炭翁》裡描寫的那倆太監更加惡毒了。
當然,“親自鞭撻”而又“所不忍睹”,說明白居易還是有點良知,同時也說明,作為一個正常的、認為欺壓百姓不對的詩人,當他麵臨是丟掉朝廷交給的飯碗和自己的良知時,內心是多麼的痛苦。萬幸的是,公元807年,白居易就被調回朝廷當了翰林學士,他當縣尉率領嘍囉“和糴”也就一年左右,還冇來得及完成從一個擁有惻隱之心的詩人到一個以國家機器為後盾的惡棍之間的蛻變。否則,要讓他多乾幾年,人打得多了,體驗到快感了,“所不忍睹”變成了“熟視無睹”,那可就糟了大糕。
白居,其實不易。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