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人故事,杜甫的故事 > 安史之亂和杜甫漂泊西南時期!

安史之亂和杜甫漂泊西南時期!

時間:2012-06-27 02:42:46 分類:詩人故事,杜甫的故事
來源:網易

安史之亂時杜甫的遭遇及創作

天寶十一載(752)十一月,安史之亂爆發了,杜甫陷於動亂之中。安史之亂是唐朝由盛轉衰的轉折點,中原一帶生靈塗炭,杜甫亦飽受戰亂之苦。

亂起之後,杜甫帶著家小由奉先往白水,又由白水向陝北流亡。“野果充餱糧,卑枝成屋椽。”吃野果子、搭窩棚,詩人和流亡的人民一起忍受了國破家亡的痛苦。次年七月十三日,太子李亨在靈武(今屬寧夏)繼位,改元至德。杜甫此時已逃到鄜州(今陝西富縣一帶),八月間得知新的皇帝唐肅宗即位了,便把家小安置在羌村,獨身一人離開鄜州,北上延州(今陝西延安),想出蘆子關(陝西橫山縣附近),去投奔靈武。在行走途中卻為叛軍所獲,被押解到長安。幸虧杜甫當時地位不高,名聲不大,自己又注意隱避,冇有被胡人所重視,冇有像長安一般的官員那樣被押解到洛陽署以偽職,逼迫投降,所以杜甫就冇有被押解到洛陽去,也冇有在安祿山的偽政府中任職,他不僅冇有被逼迫投降,由於自己隱蔽得好,也冇有受到嚴格的俘虜待遇。安史叛軍準許在城裡遊覽、訪問,行動比較自由。

《哀江頭》賞析

當時的長安在叛軍的野蠻蹂躪之下,繁華不再,他因此寫下了《哀江頭》、《春望》等傷心至極的詩篇。他在《哀江頭》中寫到:

“少陵野老吞聲哭,春日潛行曲江曲。

江頭宮殿鎖千門,細柳新蒲為誰綠。

憶昔霓旌下南苑,苑中萬物生顏色。

昭陽殿裡第一人,同輦隨君侍君側。

輦前才人帶弓箭,白馬嚼齧黃金勒。

翻身向天仰射雲,一箭正墜雙飛翼。

明眸皓齒今何在,血汙遊魂歸不得。

清渭東流劍閣深,去住彼此無消息。

人生有情淚沾臆,江水江花豈終極。

黃昏胡騎塵滿城,欲往城南望城北。”

他在這首詩中寫到自己,隻能忍住內心的傷痛而不敢放聲痛哭,在春天的季節裡,一個人偷偷的來到曲江邊。我們還記得杜甫在前幾年曾經寫過《麗人行》,他在那首詩中對虢國夫人和秦國夫人、楊國忠等人,在春天三月三日天氣晴的時候,來到曲江邊遊春的那種繁華、奢侈的生活,但是現在在安史叛軍控製下的長安城曲江邊,杜甫看到了什麼?看到的是“江頭宮殿鎖千門”,看到曲江邊一座座宮殿大門緊鎖冇有人跡。“細柳新蒲為誰綠”,纖細的柳枝和剛抽出來的蒲葉依然是綠的,他又回憶起,郭國夫人和秦國夫人和楊國忠一起來曲江邊時的景象,但是現在呢?“明眸皓齒今何在”,楊貴妃和唐玄宗去哪裡了呢?唐玄宗已經避難到蜀中去了,而楊貴妃已經死了“血汙遊魂歸不得”,“清渭東流劍閣深,去住彼此無消息”一國之君現在冇有消息,“人生有情淚沾臆”留下了眼淚,“江水江花豈終極”看著江水和江花,詩人的悲憤禁不住湧上心頭,淚流滿襟。

“黃昏胡騎塵滿城”安史叛軍在城中飛揚跋扈、驕橫殺掠,以至於詩人回到城南住處的時候,還禁不住往城北張揚,“欲往城南望城北”,當時靈武即位了,在城的北邊,就透露出詩人這個時候急切的盼望著唐軍能夠打敗安史叛軍,收複長安,使長安城恢複往日的繁華和安寧,這是詩人一個人在一個春天在曲江邊所看到的安史叛亂之中的曲江邊的景色和自己的感想。從中流露出詩人那種憂國憂民的心情,以及對安史叛軍的憤恨。

《哀王孫》等作品賞析

杜曉勤:另外杜甫還寫過一首《哀王孫》,寫的是他在長安城中看到了往日嬌生慣養的黃金之軀的王公貴族的子孫們在安史叛軍占領長安城之後的淒慘遭遇,這首詩寫道:

“長安城頭頭白烏,夜飛延秋門上呼。

又向人家啄大屋,屋底達官走避胡。

金鞭斷折九馬死。骨肉不待同馳驅。

腰下寶玦青珊瑚,可憐王孫泣路隅。

問之不肯道姓名,但道困苦乞為奴。

已經百日竄荊棘,身上無有完肌膚。

高帝子孫儘隆準,龍種自與常人殊。

豺狼在邑龍在野,王孫善保千金軀。

不敢長語臨交衢,且為王孫立斯須。

昨夜東風吹血腥,東來橐駝滿舊都。

朔方健兒好身手,昔何勇銳今何愚。

竊聞天子已傳位,聖德北服南單於。

花門剺麵請雪恥,慎勿出口他人狙。

哀哉王孫慎勿疏,五陵佳氣無時無.”

這首詩寫了在安史叛軍占領下的長安中的王孫的遭遇。他原來居住在華堂高殿中的王孫貴族們已經紛紛逃出長安,“走避胡”,一路逃亡出去“金邊端著舅媽四”,慌忙的逃命,以至於把金子裝飾的馬鞭都打斷了、打死了九匹馬,這是一種誇張,說明奔逃時候的惶恐之狀,而且他們在逃跑的時候因為特彆急、特彆快,以至於他們自己的孩子都冇有能夠完全帶走,所以就有一些王孫“可憐王孫泣路隅”,因為失去了父母,被父母遺棄在長安城中,在路邊哭泣,杜甫問這些王孫們,問之不肯道姓名,但道吃苦氣味濃”,這些昔日的王公貴族的子孫們不敢說出自己的姓名,生怕被胡兵知道被抓去做俘虜,隻是告訴詩人他現在是困苦交加,哪怕做彆人家的奴仆也心甘情願,隻要能夠活命。再看他身上已經百日竄荊棘,身上無有完肌膚,這個孩子已經在荊棘中躲藏了好多天了,身上冇有一塊完整的皮膚了,到處都是傷。但就是這樣,詩人還是要安慰這些孩子們,讓他們善保千金軀,相信唐兵一定會打回來的。長安城裡的王氣依然存在,國家不會亡。那種昔日的繁華一定會再回來。可見杜甫雖然身處亂中,身作長安,仍然心係國家,仍然充滿了必勝的信心,而且詩人在長安城裡雖然被封鎖在長安城中,但是詩人仍然通過不同的渠道很多關係關心著當時戰爭的時局。

當唐軍大敗於陳陶斜和青阪時,詩人沉痛不已,作《悲陳陶》、《悲青阪》,哀悼為國捐軀的將士,並對唐軍的倉促用兵提出批評。他說,萌動石俊糧價子的,唐軍被打敗了,以至於四萬忠義的將士一天之中都戰死在疆場上,鮮血染紅了陳陶斜的湖水,而且從戰場上返回城中的胡兵們是那麼的得意和驕橫,他們的劍上都染著我們唐軍將士們的鮮血,他們唱著胡歌慶賀他們的勝利,飲著酒在長安市上,而長安人民隻能頭頭的背過臉去向著北方偷偷的哭泣,在心裡暗暗的期望著官軍有朝一日能夠打敗安史叛軍,能夠回來。在《悲青板》中說“我軍青阪在東門,天寒飲馬太白窟。黃頭奚兒日向西,數騎彎弓敢馳突。山雪河冰野蕭瑟,青是烽煙白人骨。焉得附書與我軍,忍待明年莫倉卒。”,他在這首詩中對唐軍將領提出忠告,不要再用兵了,應該謀劃好了,再去和安史叛軍交戰。杜甫在《塞蘆子》詩中則表明了他對塞蘆子關邊防空虛的擔心,這是杜甫有先見之明的,他希望朝廷立即派兵加強防務,以免被叛軍鑽了空子。可見杜甫並不隻是一介書生,還具有一些軍事才能,對當時兩軍的形勢以及戰場上的變化了解很多,十分關心。

杜甫跟李白一樣,都不是個做官的料

至德二載(757)夏,杜甫在提前偵察好地形、情勢之後,偷偷地從長安外郭城西麵的金光門逃出了長安。一路上他提心吊膽,晝伏夜行,白天利用茂盛的草木隱蔽,夜晚偷偷的潛行。終於穿過官軍與叛軍對峙的防線,來到了風翔肅宗指揮總部。杜甫逃到鳳翔行在時,是“麻鞋見天子,衣袖露兩肘”,一路上的奔波勞苦,晝伏夜行,杜甫見到肅宗的時候,杜甫是一雙麻鞋穿在腳上,衣袖已經破了,兩個肘臂露在外麵。肅宗感其忠誠,很快任命他為左拾遺。可是不到兩個月,天真耿直的杜甫就因疏救房琯,觸怒肅宗,幸得張鎬搭救,方免一死。

這件事發生在杜甫剛拜左拾遺後半月內,看來杜甫和李白一樣,都不是做官的料。

天寶十五載(756)十月,房琯在統兵收複兩京時,因拘泥於古兵法而招致陳陶、青阪之敗。當時就惹得肅宗大怒,幸虧李泌代為陳情,肅宗才原諒了他,待之如初。而房琯自此多稱病不朝謁,不以職事為意,每天與庶子劉秩、諫議大夫李揖等高談釋老,或聽門客董廷蘭鼓琴。董廷蘭又往往收受賄賂,作為朝官與房琯會麵的媒介。

房琯係玄宗朝老臣,曾隨玄宗奔蜀。肅宗對於玄宗朝的舊臣早有戒心,他在聽信當時濁流官員賀蘭進明的讒言後,以為房琯等清流不忠於己,遂罷房琯宰相職,貶為太子少師。杜甫與房琯為布衣之交,認為房琯為人忠直,用兵素非其所長,兵敗情有可原,而且戰敗後肅宗冇有治罪,而這次因門客之累而罷相是不應該的,所以杜甫故上疏言:“罪細,不宜免大臣”,這樣的罪過不夠罷免職務,而現在國家正在用人之時。肅宗怒,詔韋陟、崔光遠、顏真卿三司推問。韋陟於推問後建言:杜甫雖詞涉激烈,然末失諫臣體。雖然杜甫說得比較激烈,但還是在履行他做左拾遺官的職務。肅宗怒不已,且不滿於韋陟。宰相張鎬複言:“甫若抵罪,絕言者路。”我們把杜甫抓起來治罪,恐怕冇有人敢建言了,帝意乃解,才放杜甫一馬,於至德二載(757)六月一日仍使杜甫就朝列,仍然讓杜甫上朝。杜甫上表謝罪,雖本經大臣救免,但還是重申前說,毫不避嫌,既為房琯辯護,也為自己辯護,在朝廷上對肅宗進行辯護。可見杜甫倔強得很,捅了這麼大的一個漏子,差一點“抵罪”了,到最後還是心不服口也不服。

杜甫疏救房琯這件事,雖經宰相張鎬力救而得釋,但畢竟深深地惹惱了肅宗,“帝自是不甚省錄”從此之後,肅宗對杜甫不再重用。至德二載(757)閏八月初一日,杜甫便被放還鄜州省家,探親去了。

壯誌未酬,杜甫的現實生活境遇淒慘

此事無異於向杜甫滿懷報國熱忱的心上澆了一瓢冷水。閏八月,肅宗特許杜甫回家探親,實際上是有意疏遠他。一路上,詩人又看到戰爭給社會帶來的破壞,給人民帶來的苦難,不由得五內俱焚,寫下了長篇史詩《北征》和《羌村》三首。

杜甫在《北征》中說,說"雖乏諫諍姿,恐君有遺失",說我自己雖然不像古往今來的那些諫臣一樣有那麼高的姿態,但是我這麼激烈的言行本心是好的,是擔心當今的聖上作治國的時候有所遺失,還認為肅宗“君誠中興主,經緯固密勿”,但是他在回鄉的途中所看到的竟是戰爭給人民帶來的苦難,給國家帶來的破敗,他說“乾坤含瘡痍,憂虞何時畢!霏霏逾阡陌,人煙眇蕭瑟。所遇多被傷,呻吟更流血”,路上碰到的都是難民,而且許多村莊都毀於戰火,人煙稀少。“夜深經戰場,寒月照白骨。潼關百萬師,往者散何卒!”,百萬將士犧牲得剩不下多少人了。回家之後,“經年至茅屋,妻子衣百結。慟哭鬆聲回,悲泉共幽咽。平生所嬌兒,顏色白勝雪。見耶背麵啼,垢膩腳不襪。床前兩小女,補綻才過膝。海圖坼波濤,舊繡移曲折。天昊及紫鳳,顛倒在短褐”,回家之後看到自己的妻子衣衫襤褸、衣帶百結,看到自己的孩子,雖然皮膚很白很可愛,但是孩子卻不認識自己的爸爸了,看見爸爸回來卻躲到背後哭起來了,渾身臟兮兮的,也冇有穿襪子,光腳在屋內,“床前兩小女,補綻才過膝”,兩個孩子身上也是打滿了補丁,因為打了補丁,原來的衣服上的圖案都亂了套了。“海圖坼波濤,舊繡移曲折”,大海波濤的圖案都亂了,“天昊及紫鳳,顛倒在短褐”,原來的鳳凰也是因為補舊衣服而顛倒在身上。但是詩人回到家之後畢竟享受了這種天倫之樂,看到了孩子那種可愛之處,因為杜甫從京城回來,給妻兒帶來了些禮物,他的妻子用杜甫帶回來的化妝品之後,“瘦妻麵膚複光”,瘦弱的妻子又重新臉上有了光彩,而小女兒卻很天真的學著自己的媽媽在化妝,“學母無不為,曉妝隨手抹”,在這種情況下,詩人心裡得到了些許的安慰,但是緊接著詩人又想到天下正處於兵荒馬亂之中,安史叛軍還在天下橫行,什麼時候朝中的奸臣才能得到清除,叛軍被剿清,詩人心中憂憤,詩結尾的時候依然充滿了對國事的擔心,對恢複家國的憧憬“煌煌太宗業,樹立甚宏達”,希望肅宗建立起唐太宗那樣的豐功偉業,國富民強。

杜甫棄官,開始了下半生輾轉漂泊的生活

是年九月,長安收複。十一月杜甫回到長安,仍任左拾遺,雖忠於職守,但終因受房琯案牽連,於乾元元年(758)六月被貶為華州司功參軍。是年冬,杜甫從華州去洛陽辦事,一路上親身感受到人民所受戰爭之苦及其對安史叛軍的痛恨。他認識到安史之亂主要是禍起內廷腐敗,百姓卻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和犧牲,所以他既滿懷對叛軍的憎恨,又有對國家的熱愛,對人民的歌頌,寫下了光照千古的“三吏”(新安吏、潼關吏、石壕吏)“三彆”(新婚彆,垂老彆,無家彆)。 華州司功參軍給杜甫帶來的隻是煩躁和苦惱,加上他對肅宗已經完全失望,於是他就在乾元二年秋,毅然離職,開始了下半生輾轉漂泊的生活。

杜甫棄官之後,先後到秦州、同穀一帶逃荒。 乾元二年末,杜甫到達成都,次年,在親友的幫助下,在成都西郊蓋了一所草堂,有了一個安家之處。《卜居》一詩中說:“浣花溪水水西頭,主人為卜林塘幽,已知出郭少塵事,更有澄江銷客愁。”“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見群鷗日日來”(《客至》)這裡環境優美,詩人和鄰居建立了深厚的友誼,生活相對地平靜。

寶應元年,嚴武鎮蜀,得到資助,草堂有了較大擴充。他養雞、養鴨、養鵝,種藥、種菜、種竹、種鬆、種桃,有時獨持小斧,砍伐惡木,有時帶領孩子們芟除毒草,生活也還算愉快。但好景難長,這年四月,玄宗父子相繼死去,代宗即位,七月召嚴武還朝。嚴武走後,徐知道在成都作亂,杜甫由綿州漂泊到梓州、閬州(四川閬中),直到廣德二年(760)春,嚴武再鎮蜀,才又回到草堂,漂泊在外將近兩年。此時嚴武表薦杜甫為檢校工部員外郎,做了嚴武的參謀,後人又稱杜甫為杜工部,雖然嚴武是他的好朋友,但既然在他手下任職,就有上下級官府,有幕府約束,杜甫覺得不自由,不久又辭了職。廣德年四月嚴武去世,杜甫無依無靠就離開了成都。這五、六年間,杜甫寄人籬下,生活依然很苦,他說:“厚祿故人書斷絕,恒饑稚子色淒涼”(《狂夫》)“癡兒不知父子禮,叫怒索飯啼東門。”他用一些生活細節來表現自己生活的困苦,他說他的孩子那種還冇有懂事的孩子不知道對父親很尊重,不知夫子禮,餓了的時候不管是不是爸爸,是不是要遵循父子之禮,餓了就吵著要飯吃,在東門外號哭,到了秋風暴雨之中,杜甫的茅屋破敗,饑兒老妻,徹夜難眠,他寫了《茅屋為秋風所破歌》。

杜甫離開成都後,經嘉州、戎州(宜賓)、渝州(重慶)、忠州(忠縣)、雲安(雲陽),於大曆元年到達夔州(奉節)。由於夔州都督柏茂林的照顧,杜甫得以在此暫住,為公家代管東屯公田一百頃,自己也租了一些公田,買了四十畝果園,雇了幾個雇工,自己和家人也參加了一些勞動。這一時期,詩人創作達到了高潮,不到兩年,作詩四百三十多首,幾乎占現存作品的百分之三十。

大曆三年,杜甫思鄉心切,乘舟出峽,先到江陵,又轉公安,年底又漂泊到湖南嶽陽,這一段時間杜甫一直住在船上。由於生活困難,不但不能北歸,還被迫更往南行。大曆四年正月,由嶽陽到潭州(長沙),又由潭州到衡州(衡陽),複折回潭州。大曆五年,臧玠在潭州作亂,杜甫又逃往衡州,原打算再往郴州投靠舅父崔湋,但行到耒陽,遇江水暴漲,隻得停泊方田驛,五天冇吃到東西,幸虧縣令聶某派人送來酒肉,算是冇餓死。後來杜甫由耒陽到郴州,需逆流而上二百多裡,這時洪水又未退,杜甫原一心要北歸,這時便改變計劃,順流而下,折回潭州。

就在這一年冬天,詩人死在由潭州往嶽陽的一條小船上,就這樣走完了他艱難苦恨的人生曆程,懷著憂國憂民莫大的悲痛,拋下了他那些旅泊異鄉、謀生乏術的弱男幼女,齎誌而歿。

杜甫的卒因傳統觀點有三:飫( yù,吃撐 )死說、病死說和溺死說

杜甫的卒因,傳統觀點有三:飫( yù,吃撐 )死說、病死說和溺死說。

杜甫阻水停泊方田驛,幸得耒陽縣令聶某附書致酒肉療饑,爾後複至縣呈詩麵謝,前後經過,在杜甫的一首長詩中記載得很詳細,本無異議。這首詩是《聶耒陽以仆阻水書致酒肉療饑荒江詩得代懷興儘本韻至縣呈聶令陸路去方田驛四十裡舟行一日時屬江漲泊於方田》。但是冇有想到杜甫死後,被好事之徒編造出宰至牛酒、杜甫飲食過量、撐死在耒陽的傳說。鄭處誨《明皇雜錄補遺》雲:“杜甫後漂寓湘潭間,旅於衡州耒陽縣,頗為令長所厭。甫投詩於宰,宰遂牛炙白酒以遺。甫飲過多,一夕而卒。集中猶有贈聶耒陽詩也。”這個說法是杜甫來到了橫軸耒陽縣,縣令討厭他,不太喜歡他,但是由於杜甫獻詩於他,先令就把燒烤過的牛肉和白酒送給杜甫吃,杜甫飲酒過多撐死了。韓愈《題杜工部墳》中說:“今春偶客耒陽路,淒慘去尋江上墓。……招手借問騎牛兒,牧兒指我祠堂路。……當時處處多白酒,牛肉如今家家有。飲酒食肉今如此,何故常人無飽死。子美當日稱才賢,聶侯見待誠非喜。洎乎聖意再搜求,奸臣以此欺天子。捉月走入千丈波,忠諫便沉汨羅底。固知天意有所存,三賢所歸同一水。……墳空飫死已傳聞,千古醜聲竟誰洗!”(《集注草堂杜工部詩外集·酬唱附錄》)這首詩也記載了杜甫吃牛肉喝酒撐死的說,但作惡表示懷疑,以為是聶令為搪塞天子搜求杜甫的遺體而胡謅出來的謊話,他認為杜甫實同屈原、李白一樣,都是淹死的。然此詩韓愈集冇有記載,而此詩的風格也不像韓愈手筆,但此說影響甚大,新、舊《唐書·杜甫傳》均采此說,《新唐書·杜甫傳》將《舊唐書》“啖牛肉白酒,一夕而卒”改為“令嘗饋牛炙白酒,大醉一夕卒”,顯得“醉死”比“撐死”高雅些。可惜,這都是不可信的。事實上,杜甫並未在耒陽撐死或淹死,不久後又北返,並作有《回棹》、《登舟將適漢陽》等詩,最終病死在潭州開往嶽陽的一條船上。

上世紀學界主要繼承了前兩種說法,但飫死說又派生出了中毒致死說,如郭沫若的《李白與杜甫》一書中認為杜甫死於牛肉不是不可能的,不是因為撐死而是因為所食之腐肉中毒(因天熱變質而有毒且被酒所促進),縣令的牛肉很多,時間長了腐化,使人神經麻痹,心臟惡化而致死,加之白酒促進毒素,杜甫的身體本身是在半身不遂的狀態中,有糖尿病,腐肉致死不是不可能的,當然郭沫若也說腐肉中毒致死不是不幸,也不是侮辱和醜化;病死說的類彆更多,主要有急性胰腺病、風濕病、風疾病、肺病、糖尿病、心肌梗塞、綜合症等說法。

李白一生風流倜儻,狂放不羈,痛飲狂歌,明明是老病而死,人們卻寧願相信他是酒醉捉月失足入江而死,死得浪漫而傳奇;杜甫一生憂國憂民,晚年更是貧病交加、漂泊無依,連死也被後人附會上了這些不甚高雅的說法,死得淒慘,令人感傷。

  • 著名诗人
  • 诗词标签
  • 诗词周边
  • 诗词名句
  • 年代诗人
  • 诗人故事
  • 史书典籍
  • 词牌名大全
  • 简体版| 繁体版